人生必須努力向前

有人說,人生就像是茶葉蛋,必須有裂痕才能入味香甜.我一生中奮鬥成長的過程中,可說是驚濤駭浪,最後總算是平安順利,特別記錄此生中比較有意義的事情,與大家分享,也藉此鼓勵那些受到挫折,短時間內暫時不能順心如意的年輕學子,奮發向上,突破難關.

"不知民間疾苦"我們常常見到或聽見,社會上許多人,對於那些平步青雲政要領袖的評語.這些評語,對於被批評者而言,到底會產生什樣的醒悟,或是怎樣的效果?雖然不得而知,但是對於我這個曾經數度盪入谷底,再努力奮鬥浮上檯面的人來說,對於患者手術前的期望,以及曾經做過不理想手術後,恢復過程中的心裡煎熬,確實是要比一帆風順者,更要能夠感同身受,因而決心做更多的努力,以求得更好的結果,這一點,倒是我承受痛苦之際,所未曾料想得到的意外收穫.

在我的人生當中,也如同其他人一樣,常常都會遇見難於取決的事情,但是就我的求學過程來說,其中的幾處轉捩點,回想起來,至今都還是另我為自己捏一把冷汗,也為當時自己的勇敢行為,感到驕傲。

學生時代從第一名跌落到全班墊底,高中聯考再考入全校前30名直升班;從直升班降班後,又力爭成為全班第一名,最後考上醫學系

第一名的榮耀與驕傲 小學就讀於中壢鄉下的普仁國民小學,六年的小學生活維持全校第一名到畢業,當時真是生活的無憂無慮,受到同學的愛戴,與老師們的寵愛,我深深感受到第一名的榮耀與快樂。每個學期除了三次月考之外,還有期考的第一名獎狀領回家.那時候我們家住在眷村裡,小小的眷村住宅,禁不住風吹雨打,牆面上產生了斑斑駁駁的 難看痕跡,媽媽乾脆用我的數十張第一名獎狀來當作壁紙,貼滿了一面牆,父母以及當時的我,似乎也並未珍惜這些獎狀,現在想起來,倒是有些婉惜.

小學畢業,順利考上第一志願中壢中學,哪裡知道以後的這三年初中生涯,竟然徹徹底底的擊潰了我對自己的信心!

小學畢業之前,大家都如火如荼的準備初中聯考,在班導師召集下,我們一個班級60餘人,每一天都在全班僅只靠兩盞100瓦燈泡照明,進行第八節的補習課程.昏暗的燈光下,我逐漸感覺到,閱讀黑板上粉筆字的困難.導師也注意到我的問題,上課中突然問我"張國華,你是不是患了近視眼,怎麼瞇著眼睛看東西?".

我當時想,或許是因為我從小吃素,營養不良所致,於是回到家裡,告訴父母這個問題,向父母要求買魚肝油吃.斷斷續續服用了一陣子的魚肝油,都不見效果,我終於得面對,是否該配戴近視眼鏡的問題?為了眼睛近視延誤配鏡,差點就耽誤了我的一生前途,至今回想起來,仍不禁毛果悚然!

首先哥哥堅持,近視眼絕對不能配戴眼鏡,一戴眼鏡,近視眼就再也沒有機會恢復,而且越戴眼鏡度數就一定會變得越深,爸爸也認同這個看法,兩票對媽媽的一票, 於是我戴眼鏡的需要,就暫時被擱置了下來,這一耽擱,就是兩年的時間,也因此而讓我的人生重新洗牌.我後來選擇醫學系為志願,看起來也與這件事情不無關連.

*初中功課變重,日趨嚴重的近視問題變成雪上加霜

國民小學只須要唸三門課程,一進了初中,須要唸的科目馬上就增加成為兩倍,適應新的讀書環境本來就是相當的困難,視力日漸變差,則是更大的難題.

本來我想要仗著自己聰明,即使上課看不清楚黑板,回家之後應該還是可以自行讀書趕上進度,但是我完全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很快地就發現,這是完全行不通的想 法.從在班上的排名一路下滑,直落到全班50幾名,就可以想像得到我當時的慘狀! 英文以及數學的入門課程,就在幾乎一片空白的過程中混過去,一竅不通,卻求助無門..

就這樣悽慘的升上了初中二年級,平時上課,看板簡直是霧裡看花,也又罷了,最糟糕的是.老師考試時,老是喜歡將考題寫在黑板上,我連考題是甚麼都不清楚!天可憐見的,坐在我前面的嚴國慶(外號鹽巴)眼鏡摔破了,於是我手持同學丟棄的眼鏡的碎片來看黑板上的字,到了二年級下學期,我的近視度數變深,得用兩片眼鏡碎片疊起來看黑板,才能夠看清楚考題,此時我知道,配眼鏡的事情不能再拖延下去了,死纏著媽媽幫我配眼鏡,第一次配眼鏡,近視度數就高達350度,到了這個時候,我總算是可以清楚的看到黑板上的字了,可是初中生的寶貴學習時間,也渾渾噩噩的虛度了近兩年的空白時間.

*終於到了面對高中聯考的時刻

初中生涯即將結束,學校一次次的舉辦模擬考試,許多成績好的同學,紛紛討論準備考入建國中學的打算.果然考試放榜後,班上有不少同學高分錄取建中,其中當 然也包括了我們全班排名第一,每次模擬考試幾乎全都是滿分的某位同學.我因為當時成績太差,不敢參加北聯,只要能夠在本地有學校就讀,就算是阿彌陀佛了.

上帝安排人生的路徑確實詭譎,後來我跟這位同學,後來居然同時考進國防醫學院醫學系,一個在台北念建中,一個於在地的中壢高中畢業,卻同時進入國防醫學院醫學系就讀,而且都是醫學系排名的前段畢業,可說是殊途同歸的結果.


重讀高一,化危機為轉機

高中入學後連同我們這一般直升班,高中一年級共有十餘個班級.對我來說,一切都是新的開始,但是開學後卻發現,這並不是一個容易的開始.

接觸到新的課程之後,根本的問題是,我在初中時期,因為眼睛看不清楚黑板,所造成的學習空白,已經造成了無法彌補的缺憾.盡全力滅火的結果是,學年結束的時候,因為數學與地理兩科不及格,以資優班第20名的成績被降班下來.

人生重新開始的好機會

被宣布降班的一剎那,覺得彷彿就是人生的末日,冷靜思考一天下來,做出了我一生最重要的決定:我要利用這一年的努力,彌補過去學習的漏洞,重新站起來!

於是我每天晚間7:30pm就寢,半夜 0:30am~05:30am 苦讀5小時,然後睡眠1小時,直到06:30am,開始忙碌的另外一天.就這樣日復一日,除了熟悉了數學之外,每天日以繼夜的狂讀梁實秋辭典中的單字與例句,甚至連下課10分鐘都不敢放棄,一年下來,英文文法居然也無師自通了-這真是完全想不到的意外收穫!

數學與英文兩科經常滿分,總成績也成為同學們所羨慕的第一名,讓我深深的體會出來一個影響人生觀的道理:在哪裡跌倒,就必須從哪裡站起來-直到今天,我的研究與事業,甚至對患者的服務,仍然受惠良多

進入高中三年級就讀之前,從未想過,有一天我會就考入醫學系,到今天成為一位整形外科醫師。在1970年代的當時,  我與大多數成績好的同學一樣,都選擇唸甲組,準備將來走理工科的路子,希望將來能夠有較好的出路,或是能夠實現自己的理想.到1972年底,高三上學期將要結束的時候,新聞報導了一個消息:國防醫學院準備改變下一年度入學考試策略, 甲丙組合併招生,也就是說,考試成績除了一般共同科目之外,還同時考生物與物理兩科,總共考七科,合併計分,滿分700分。

聽說了這個消息,我私下盤算,以我這個甲組考生來說,畢竟高一的時候,曾經唸過生物,而丙組學生卻完全沒有讀過物理,一個甲組學生考生物,顯然要比丙組學生考物理,要容易的多, 不是嗎? 那麼如果我來報考國防醫學院,機會豈不是蠻樂觀的?

想到這裡,我立刻就跟兩年前擔任導師,並且曾經教導過我生物的張貴妹老師商量.我打算趁著在聯考之前,僅剩下的半年時間之中,每天抽出整整的兩個小時,苦讀生物,但是又擔心如果這樣做,會不會最後變成腳踏兩條船, 到時候理工科,醫科統統落榜,而兩頭落空呢?

張貴妹老師認為,如果我盡力而為,成功機率應該是蠻高的,所以鼓勵我這麼做.於是從當天開始,不論功課多麼忙、身體多麼疲累,我都一定要撥出兩個小時整的時間,按步就班的完成我個人的生物作戰計畫。

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決定,確實是十分的冒險.記得有好幾回,班上的好同學,見到我休息時間在唸生物課本,紛紛的勸阻我這樣做,同學吳成俊更好心的勸告我說”國華兄,你這樣腳踏兩條船,萬一翻船怎麼辦?”但是我既然已經做了決定,也就橫下心來,不再猶豫,剩下的,只有全力以赴一途。

聽了我的分析與解釋之後,母親當時也全力的支持我,本來打算唸理工科的想法,此時也完全被打算就讀醫科的想法所取代.為了能夠安靜的讀書,我每天晚上七點半就寢,午夜十二點半起床讀書五個小時,然後再上床補睡眠,一小時半之後,凌晨06:30起床上學,再度開始奮鬥的一天。

積極努力了半年,完試後一發榜,就收到了錄取通知.1973年國防醫學院醫學系,最低的錄取標準是七科的總成績必須超過560分,我的成績平均每一科都幸運地超過八十分以上,幸運的擠進了醫科的窄門.當初最擔心怕會難以過關的生物科,居然也考了85分.全力衝刺、達成目標的最高代價,不僅改變了我的人生方向,更為自己上了寶貴的一堂課。

 

2. 國防醫學院--醫學生的最佳搖籃

到國防醫學院報到的時候,正好是暑假期間,見到高班的一些學長,正在宿舍快樂的玩樸客牌、彈吉他與唱歌,晚上也沒有見到他們讀書,一派輕鬆的模樣,這令我感覺十分驚訝,醫學院的學生,不是都很用功嗎?怎麼會有這樣的時間玩樂?

開學之後才發現,原來這些都是上一期的學長,有些正準備盪下來,變成我們的同學,有一些則是已經被退學的學長。國防醫學院的淘汰率,在所有的醫學院之中,是最負盛名的,這些學長之中,有的人甚至只是為了一個學分的成績不及格,死盪未過關,因此而降班的。

看 到這種情況,我們同學都感覺十分的害怕,所以分外的用功讀書。國防醫學院與其他醫學院之間,最大的不同就是,我們除了週末假日之外,一律住校、不准外出。 平時衣服包給洗衣房洗、燙,三餐在學生餐廳解決,剩下的時間,就只有讀書、再讀書,沒有其他事情的煩惱,而不像其他醫學院所,為了食、衣、住、行,消耗了 無數的寶貴光陰,難於有效的利用時間讀書。

晚 上唸完書,關了燈、躺上床之後,同寢室的同學,通常都會模擬考題,來互相電對方,看看所唸的書本內容,彼此了解有多少差異?被問倒的同學,或是對所討論問 題有所爭議的話,就馬上爬起床開燈,翻開書本來印證。有的時候,已經睏極了,將要進入沉睡中時,迷迷糊糊中,聽到室友所討論的問題,發現自己竟然很生疏, 悚然一驚,馬上就爬起床翻書本找答案,直到確定清楚了解,才敢繼續上床睡覺。

這種狂熱唸書的景象,直到今天,仍然時刻的盤旋在我的腦海之中,難以忘懷。我認為,這種閉門苦讀的作法,是成就國防醫學院學生,將來與其他醫學院同儕良性競爭時候,最大的原動力。

我是1980年七月畢業,同月參加應屆畢業生的醫師執照考試,事後才知道,這次的考試,是歷年之中,醫師執照錄取率最低的一次,全國各醫學院的醫學系考生,約僅有約30%及格,而我的考試成績不錯,一次就順利的過關,這當然歸功於國防醫學院的讀書環境。

3. 進入台北空總,更適合整形外科的專科訓練

畢業之後,分發到桃園空軍基地醫院服役滿兩年後,順利回到台北空軍總醫院服務。

台北空軍總醫院,由於各科人員的編制較為有限,像這樣狀況的急診患者,誰有能力處理全部的問題,就會由誰優先來進行手術。往往整形外科醫,是第一個接手的外科醫師,如果有能力,通常順便做全盤的整修。因為有這樣的機會,我對鼻骨與顴骨復位、鼻中膈矯正、眼皮縫合與鼻淚管重建等工作,勤加練習,而獲得了更好的經驗。醫院的編制小些,對我的訓練過程來說,反而是優點、而非缺點。

久而久之,我所熟悉的外科領域,比在其他醫學中心,所訓練出來的整形外科醫師,反而要更廣泛,在從事美容整形工作的時候,就佔了極大的優勢。舉例來說,對於鼻中膈矯正手術不熟悉的醫師,在做鼻子整形的時候,只要與鼻中膈相關的部份,就只得放棄,所放棄的領域,對患者來說,不就是機會的損失嗎?

我在整形外科擔任住院醫師的時候,上面只有一位主任醫師,人力不足,是不可否認的缺點,但是正因為如此,所以在處置患者的病情時,比那些在醫學中心裡,處處要聽命於上級醫師者,須要更強的能力,來解決所有的問題,訓練的機會,不是更理想嗎?

除 此之外,由於鄰近的松山機場,曾經於廿幾年前,發生過軍機爆炸起火,多位空軍病患送醫急救,卻不幸罹難的事故,政府特別撥專款,於空軍總醫院設立了一座, 幾乎是全亞洲地區,最優良的燒傷中心,而我有幸,就在這座燒傷中心啟用之後,剛好就開始固定擔任整形外科醫師,待在燒傷中心的日子裡,可說是有血、有淚、 還有我的所有汗水。

挽救回嚴重燒傷患者的性命,固然是重要,如何恢復患者的外觀與功能,則是更重要的課題,燒傷中心的訓練,成為我日後對於傷口癒合觀念的最重要基礎。

 

4. 南非開普敦大學完整專科訓練的寶貴經歷

曾經在國外進修過醫師,名片上常有前X國X醫院醫師的頭銜,但是進一步了解其實際的職位,往往是Fellow(觀察員),而非Medical Doctor.或許因為太多患者的質疑,愈來愈多的醫師,將名片上的國外頭銜,稱為:觀察員、研究員等名稱,這是誠實負責的作法。

我放棄赴美國進修的機會,而選擇到南非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進修,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在那兒的學習機會,是實際參與臨床工作,而且所擔任的職位,是比住院醫師Houseman要高一個階層的Registrar,完全獨立值班,主刀手術、負完全責任,所能夠累積的經驗,當然是更有效率的臨床訓練

開普敦大學的醫療進步,如果大家仔細調查,就可發現,事實上1967年當中,人類的第一位成功的心臟移植病例,就是在開普敦大學附屬醫院完成的,由此可見其醫學水準,這也是我選擇這所醫院,作為自己國外進修目的地的原因。

事實證明,我曾經做了正確的選擇,進修期間,得到了我所期望獲得的東西,更重要的是,學習到了往後自我訓練的能力。

5. 保持不斷學習的態度

出國進修返國後,許多醫師雖然也繼續累積個人的經驗,但是對於國外醫學上的進展,則幾乎不再過問,英語能力也退化了,甚至於連原先自己所進修的醫學中心,現在有何進展?是哪些人在繼續領導,更是一概不知--這是十分可惜的事情!

曾經有學者評論,赴國外進修,所能學習得到的新知識,僅能維持約一年半的時間,換句話說,你今天學成歸國,固然是滿載而歸、超越群綸,但是一年半以後,所學的新知,就已經成為常識,如果繼續保持原地踏步,當然很快就要被同儕所超越。

有鑑於此,從離開開普敦大學之後,我兩度回到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部,並且發表演講。共計有三位開普敦大學的臨床教授,一位Registrar時期同事,前來本診所訪問,也有德國漢堡大學外科醫師,在開普敦大學完成進修之後,接受主任教授的建議,前來本診所進修。

三個星期之前,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部現任的主任教授Professor Hudson e mail來信告知我說,直到現在,整形外科部的同事們,還經常的談論到我,感動之餘,自覺對患者更要全力以赴,以免損及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部的名聲。

有了電腦,一切都變得更方便,我每天可以利用空閒時間,上網進入美國醫學圖書館讀書,也可閱讀整形與美容外科的相關醫學期刊,以及進入美國FDA(美國食品藥物局)官方網站,搜尋參考資料以後,據以回答患者所提的疑問,讓我自己的知識,也有更進一步的空間。

******************************************************************************************************

與其他醫師大不相同的學習過程與經驗:

 

高三選擇投考國防醫學院可能付出的犧牲

 

初中時期對英文文法一竅不通,經過苦讀自習以後,英文成為我的工具,不但用來學習研究,也在國際醫學會以英文發表演講

 

服役空軍,除了親身體驗超音速飛行經驗之外,更體認到工作態度重要性

 

1983年榮獲美國醫藥援華會(American Bureau for Medical Aid to China, ABMAC)全額五年獎學金赴密西根醫學院學習眼科,因故放棄,卻成就了將來學習整形外科的機會

 

住院醫師第二年,成功完成斷指重接顯微手術

 

大部分出國留學醫師都沒有上刀機會,我不但全職工作,還被國外教授倚重,經常指派為可做教授的第一助手

 

出國留學期間,成功對抗種族歧視

 

留學期間不被教授屈服,反而獲得倚重

 

出國進修兩年期間,將大英整形外科雜誌與國際美容外科醫學雜誌,回朔唸完至創刊號

 

值班完成艱難顯微手術,受國外報紙大篇幅報導

 

學成返國後,原先國外老師,反而來本診所學習

 

國外老師與同事,推薦外國醫師前來診所進修

 

開普敦大學完成訓練後20年,恩師與師母萬里迢迢前來參加小兒婚禮

 

晉身為國際美容外科醫學雜誌審稿委員

 

 

1983年榮獲美國醫藥援華會(American Bureau for Medical Aid to China, ABMAC)全額五年獎學金赴密西根醫學院學習眼科,因故放棄,卻成就了將來學習整形外科的機會

 

肯定自己有潛力,才決定選擇整形外科--住院醫師第二年,成功的獨力完成顯微手術

赴南非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進修(第一集)(第二集),學習到了各種上乘武功,期間主刀困難的顯微手術,上了報紙頭條新聞

 

 

決心完整讀完三套最重要的整形外科醫學期刊

學成返國後,原先國外老師,反而來本診所學習

國外老師與同事,推薦外國醫師前來診所進修

開普敦大學完成訓練後20年,恩師與師母萬里迢迢前來參加小兒婚禮

 

 

 

 

2011年10月26日--親自登門向昔日栽培我的長官于建賢局長致謝,達成心願

醫學之路艱難遙遠

大學時期,醫學系同班同學173人,就讀7年後當掉超過40人.那時候總以為,熬到畢業之後就能夠否極泰來,事業不會有問題了.誰知道,畢業服完兩年兵役之後,才是層層問題的開始.其實這也是每一個醫學院畢業生,共同面臨的問題.

服完役後首先面臨的是,該選哪一所醫院工作?該選擇哪一科,作為終身的興趣?不但自己感覺非常困難,握有權力決定我們前程的長官們,往往需要考慮更多因素,因而對每一位同學的安排,顯得舉棋不定.

兩年役畢分發台北空總

畢業典禮之後大家公平抽籤,我抽到空軍,擔任航空醫官兩年,獲得甲等以及優等考績,我的學校畢業成績本來就排名在系上的前1/3,服完兩年役之後,順理成章的進入台北空軍總醫院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