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由結膜無疤摘除眼袋 

 關於"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手術",本人曾經於國內與國外醫學會的發表:

    1.  Transconjunctival Lower Lid Blepharoplasty結膜內眼袋摘除術臺灣整形外科醫學年會 1993.11  

    2. Transconjunctival Lower Lid Blepharoplasty - A Ten Years Overview 結膜內眼袋摘除術十年經驗總論.臺灣美容外科醫學年會 2000.  12 3 

    3. Transconjunctival Lower Lid Lipectomy and Pinch Technique - The best Way to Avoid Lower Lid Ectropion經由結膜摘除眼袋+贅皮剪除- 預防下眼瞼外翻最有效的方法 臺灣美容外科醫學年會 2000.    123  

國際醫學會演講 

Transconjunctival Lower Lid Blepharoplasty經由結膜下眼皮整形術-International Meeting of Aesthetic & Plastic Surgery, Sun City, S.A. 1994,10月,國際美容外科醫學會 

 

目錄:

結膜內眼袋摘除手術後立刻照相

臥蠶的保留問題

黑眼圈的同時改善

眼結膜結石與黏膜沾粘的問題,也可在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同時,一併解決

 

結膜內眼袋摘除手術,最早在國內被發表的時間,可回溯至1993年,當時是由本人在整形外科醫學年會中發表,獲得了醫界極大迴響。本文的案例可以充分說明其他手術方法無法取代的優點。

下眼袋的解剖結構:

紅色箭頭表示傳統開放式下眼袋整形手術所切開的路線,必須經過下眼皮皮膚表面切口->皮下組織->肌膜->眼輪札肌->眼袋;

綠色箭頭表示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路線,只須經過約針孔大小的迷妳切口,穿透下眼袋結膜後,就可直接進入眼袋囊內"探囊取物"。


經由結膜下眼袋摘除手術,與傳統外開式眼袋整形術相比較,有什麼好處?

1.不會讓人發現手術過的痕跡,不會產生下眼瞼外翻現象

2.單純只做結膜內眼袋摘除術,完全不會產生下眼瞼外翻的問題

3.手術傷害少、疼痛少、消腫快

4.眼結膜結石或黏膜沾粘的患者,可以於眼袋摘除時候,在已經麻醉的情況下,一併解決

眼袋整形手術,有可能會發生哪些併發症或後遺症呢? 包括疤痕ˋ下眼瞼外翻等副作用,雖然在技術熟練的專科醫師手中,發生的機率相當低,但是如果採用的是傳統的"外開式"手術方法,則存在一定的發生機率.為何無法百分之百避免呢?

根據文獻統計,先天性下眼瞼鬆弛的人,在整個人群中的比例,約佔15~25%,如何鑑定自己是屬於這樣的狀況呢?我們可對鏡把下眼皮向下拉開到最 大,然後將手指鬆開,讓下眼瞼自行彈回眼球上---這各彈回去的過程,如果超過一秒鐘,就表示你是屬於下眼瞼鬆弛的患者,如果做"外開式"的下眼袋整形 術,則術後下眼瞼外翻的機會,要比一般人高的多.

如果選擇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尤其是選用本診所行之多年的"迷妳切口經由結膜眼袋摘除術",傷口僅約針孔大小,則不但外觀完全不會見到疤痕,並且不會有術後下眼瞼外翻的後遺症.

結膜內眼袋摘除手術後立刻照相

案例一. 結膜內眼袋摘除後,立刻照相


本案例左圖為手術前照相,右圖為手術摘除眼袋後立刻照相。從本案例照片可以見到結膜內眼袋摘除術的效果,與迅速恢復的情形。一般來說,在本診所進行結膜內眼袋摘除使的患者中,約有90%手術後立刻照相的結果,接近本案例術後立刻照相的結果。

 

案例二: 如果可以經由結膜無疤摘除眼袋,為何還須要選擇外開法切除眼袋呢?


左圖:手術前的眼袋狀況,選擇於本院進行經由結膜無疤摘除眼袋。

右圖:手術後,完全不須要在眼皮上留下任何的疤痕,而得到更理想的結果。

 

案例三:男性患者的選擇


左圖:手術前       右圖: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手術後五天整的恢復情形

為何男性患者,多選擇結膜內摘除眼袋?

1.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恢復迅速,從本案例的恢復情形,可見其一斑。

2.經由結膜摘除眼袋,見不到疤痕,即使是翻開下眼瞼查看,絕大多數患者,都難以發現疤痕。

3.這種手術的過程中疼痛最少,絕大多數患者,手術後的恢復過程,也都沒有疼痛症狀發生。

4.經由結膜摘除眼袋,不會形成下眼瞼外翻的後遺症

 

案例四:眼袋鬆弛患者,選擇經由結膜無疤摘除眼袋


說明:本案例屬於許多醫師認為"因為下眼袋鬆弛,所以最好做外開式眼袋整形術,以便同時將下眼皮切皮拉緊"的患者。本案例手術內容: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眼皮不留下任何切口。左圖為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前照相,右圖為術後一週追蹤比較。

 

案例五:下眼皮鬆弛者的無疤摘除眼袋


說明:必須注意的是,無論採取外開式或是結膜內眼袋摘除術,都無法改善下眼袋的小細紋。從本案例術前與術後照片的比較,可以發現到這個事實。下眼袋的小細紋,正如同衣料上的紋路,用電熨斗在怎樣熨燙,也都燙不平,是一樣的道理。

小細紋的改善方式,可考慮雷射,或是化學換膚,請參考本網站的介紹。

 

案例六:結膜內眼袋摘除,可以避免可見疤痕,也不須顧慮手術後下眼瞼外翻的風險


臥蠶的保留問題

許多患者誤以為,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這種手術,會將眼袋脂肪與肌肉,統統夷平---這是錯誤的想法!事實上,絕大多數患者在做這種手術的時候,都會要求保存眼輪札肌,也就是笑袋。由於手術是採目視下進行,所以我們可以精確的摘除該去除的多餘脂肪,而完全不傷害臥蠶,不須擔心。

 

案例七:結膜內眼袋摘除術後,臥蠶完全不會受損


 

左圖:手術前  右圖: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手術後9天照相

 

案例八:大眼袋經由結膜摘除後的改善效果

說明:從左圖術前照片,可見到本案例患者眼袋膨出的程度,右圖為手術後照相,保留了患者的臥蠶肌肉,在眼皮上不留下任何疤痕。

說明:左圖為手術前照相,右圖為術後照相比較,臥蠶保留。

 

案例九:經由結膜摘除大眼袋,四年後的追蹤


說明:左圖為術前照相,右圖為術後四年追蹤照相,眼袋仍然還沒有長大,臥蠶形狀也完美。

 

黑眼圈的同時改善

案例十: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對血管鬱積型黑眼圈的改善效果


左圖:手術前照相,眼袋大、合併有鬱血型黑眼圈

右圖:手術完成後第九天

 

眼結膜結石與黏膜沾粘的問題,也可在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同時,一併解決

曾經慢性結膜炎,導致黏膜沾粘案例:

說明:

綠色箭頭所指之處,就是黏膜沾粘的部位,由於沾粘處的拉扯,眼睛轉動時候,特別的會感覺到疲乏、乾澀的現象。形成這種疾病的原因,通常是因為慢性結膜炎所致,在前來看診患者之中,約佔 2~3%左右,不算是很少見,可以於眼袋摘除手術時,一併治療改善。

在進行結膜內眼袋摘除術的同時,趁著麻醉劑還有效的時間,以超高頻電波刀,切斷沾粘處的纖維組織,手術後患者的滿意度極高,術前乾澀、容易疲乏的情況,立刻獲得顯著的改善。

討論區:

回應

問:

你好..我想請問一下....剛做完內開眼袋手術兩星期後..眼袋有腫腫的硬塊而且紅紅的!請問一下是手術失敗的原因嗎????要如何消除???謝謝!

答:

猜想妳應該不是本診所手術過的患者,我們對於手術內容,並不十分了解,建議回到原先手術院所就診,由主治醫師來指導,幫助妳盡早消腫。如果沒有時間,或是時間上無法配合回診,則建議盡量多熱敷,有助於消腫。

張醫師

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後,下眼袋皮膚會變得更鬆弛嗎?請看下圖案例:

 

案例一左圖為術前,右圖為術後,事實證明,本案例僅只是抽除眼袋的效果。

事實證明,結果並不是如此,不是嗎?

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基本上是將下眼袋膨出的脂肪摘除,並不影響眼皮表面的紋路。換句話說,如果術前下眼袋真的是 很鬆弛而多皺的話,我們的作法就必須是,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同時,再將鬆弛的眼皮修剪縫緊。如果下眼袋皮膚不是十分鬆弛,原則上僅只是作經由結膜眼袋摘除 手術,就可以獲得很好的效果,恢復自然、無疤,並且無須擔心外觀上疤痕或下眼瞼外翻得後遺症。

 

案例二:

左圖為手術前,右圖為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手術後十天整。如果妳是這位患者,可以重新考慮的話,會選擇外開式的眼袋摘除手術,還是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呢?

 

 

案例三

 

本案例術前兩側眼袋超大,下眼皮蓬鬆,但是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後,下眼皮的彈性,立刻將鬆弛的眼皮緊縮回去,並且保持患者的臥蠶。

 

案例四

說明 :本案例於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同時,並且將上眼皮稍作修飾,摘除上眼皮的多餘脂肪,看起來不是煥然一新嗎?

案例五:結膜內眼袋摘除術+迷你切割雙眼皮

說明:

案例六:鬆弛且不對稱的眼袋摘除

左圖:手術前,眼袋鬆弛且兩側不對稱      右圖: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後照相

常常聽到患者說"有的醫師說,下皮鬆弛的人,不適合做結膜內眼袋摘除術"---我猜想,這是患者誤解了醫師的意思吧?

結膜內眼袋摘除手術,可以在短短的二、三十分鐘內,就輕易的解決了困惑患者多年的煩惱,確實是很棒的手術,但是對於老年人呢?尤其是下眼袋皮膚鬆弛的老年人,適用於這種手術方法嗎?

當然適合!在結膜摘除眼袋的同時,再將下眼皮鬆弛部份剪除縫緊,可獲得比傳統外開式下眼袋整形術恢復更快、而又是效果更好的結果。


案例:經由結膜摘除眼袋,並且同時將鬆弛的下眼皮修剪後拉緊固定,手術前與術後5天照相比較。

過年前,各機關團體尾牙宴會中,見到不少企業名人,臉上掛著一對大眼袋,對這一對惱人的累贅,卻不敢輕舉妄動,原因為何?

相對的,看到一位節目名主持人,早在超過兩年前就做過開放式眼袋整形術,直到現在,還看得出兩外側殘存眼袋脂肪,與下眼瞼外翻的情形。

兩相對照,很容易的就能體會出,為何企業名人,不敢輕易進行眼袋摘除術的原因了。其實如果沒有100%完美要求目標的話,僅只作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手術,所得到的效果,與安全上的保障,毫無疑問的,可說是企業人士與職場工作人員的首選:

年長者經由結膜摘除眼袋術前述後比較

案例一:術前與術後五天比較

左圖:手術前照相,眼袋膨出、下眼皮鬆弛

右圖: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手術後五天整照相

單純只做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優點:

1.手術後外觀上見到疤痕的機率----接近於0%

2.手術導致下眼瞼外翻的機率---0%

3. 無論手術的疼痛程度、消腫速度、術後併發症等,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整形術,皆遠比開放式眼袋整形術要好的多。

4. 曾經做過開放式眼袋摘除術,而仍舊有存眼袋脂肪塊者,如前面所述的節目主持人狀況,可以考慮經由結膜手術,將殘存眼袋脂肪輕鬆摘除,改善不理想狀況。

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手術過程:

1.手術完成兩邊眼袋摘除,整個手術過程,約須20~30分鐘

2.患者於手術全程中,都保持眼睛閉著,不須要張開眼睛。

3.醫師會於注射麻醉劑之前,先於眼睛裡滴注一些強力黏膜麻醉劑,所以注射麻醉時的疼痛極少。

4.手術過程中,不用手術刀,只須用超高頻電波,將下眼瞼黏膜,打開一個約2mm大小的傷口,即可進行手術。

5.手術後會很痛嗎?正確答案是:幾乎沒有聽說患者於手術後幾天內,抱怨有疼痛的情形。

手術摘除眼袋,會馬上腫起來嗎?在本診所進行結膜內眼袋摘除術的患者之中,超過95%的案例,手術完成的當時,就是這樣的乾淨:

案例一手術完成時候,於手術臺上照相,放在臉頰上的,就是眼袋的脂肪塊

 

下列是一些眼袋患者的疑問:

問:結膜內眼袋摘除術,是新的手術方法嗎?為何我就診於其他醫師的時候,許多醫師並不推薦這種手術呢?

答: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如同其他的各種外科手術一樣的,手術醫師本身,也須要有學習過程,如果尚未學到這種技術,或是技術還沒有成熟,就貿然於患者身上練習,對患者來說,是不公平的作法。對於這種手術技巧尚未熟練的醫師來說,不選擇這種手術,是正確的決定。

問: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手術,在台灣有多少年的歷史?如果說,這種手術引進台灣許多年以後,似乎仍然只有少數醫師在進行這種手術,是不是意味著,手術有什麼缺點?

答:筆者於1990年開始嘗試經由結膜眼袋摘除手術,1993年於國內發表了這種手術方法以後,至今已經約有接近廿年的臨床經驗。根據國外文獻,以及筆者本人的經驗,單純經由結膜眼袋摘除術的案例之中,從未有人因此而造成下眼瞼外翻的現象,從未引起大出血,在本人的經驗中,也從未引起眼球、神經或是眼眶肌肉的任何損害;手術比開放式手術輕鬆、恢復更迅速,是這種手術的主要優點。

不過,經由結膜摘除眼袋,要比開放式眼袋切除術精密,技術上則更上一層,不是每一位醫師,立刻就能上手的手術,許多醫師邊學習,邊熟悉新技術,這是正常的學習過程。

問:我曾經就診於其他醫師,聽說也是經由結膜摘除眼袋,請問與貴診所的作法,有沒有不同?

答:本人自1993年起,陸續於國內外整形美容外科醫學會,至少發表了四次以上的公開演講,演講會中,對於每一位醫師所題出疑問的解答,從來都沒有作任何的保留。過去這許多年來,也有一些國內外整形外科專科醫師,前來本診所觀摩手術,如果說,有些同儕學到了這種技術,不如說,這本來就是筆者開會演講的主要目的,不足為奇。

然而,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患者該如何選擇,適合為自己進行手術的醫師呢?在比較親朋好友,於不同院所手術效果的同時,不妨將患者下眼皮掀開,觀察一下手術痕跡,就見分曉。

圖一:其他院所與本院眼袋切口比較

左圖:綠色箭頭所指處,是患者於其他院所,進行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切口,橫跨整個下眼瞼內緣。

右圖:本診所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2mm微小切口,手術兩天後,多數患者黏膜上的傷口就已經癒合。 

 

圖二:其他院所眼袋摘除後的患者

左圖:其他院所進行結膜內眼袋摘除術後,紅色箭頭所指處,為殘存眼袋脂肪。

右圖:綠色箭頭所指處,是其他院所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切口。 

 

圖三:其他院所眼袋摘除術後,於本院再度摘除殘餘眼袋

左圖:外院進行結膜內眼袋摘除術後,仍有眼袋存留。

右圖:本診所進行經由結膜眼袋摘除,手術後立刻照相,下眼皮表面,就是摘除眼袋的殘存脂肪。手術中發現患者的眼袋與眼球肌肉,因前次手術而產生了嚴重沾粘,手術中順便放鬆沾粘部位,輕鬆的解決了患者眼睛疲勞的問題。

問:疤痕在結膜內,結膜內眼袋摘除術的疤痕大小,有那麼重要嗎?

答:沒有錯,結膜內的疤痕,是一般人所難於查覺得,但是結膜內疤痕的大小,所代表的意義是:

1.結膜內疤痕大,表示手術精巧度差,須要大上許多的疤痕,才能夠達到眼袋摘除的目的,傷害較多、復原較慢,是不難理解的事實。有的情況下,即使切開了極大的切口,卻仍然拿不乾淨眼袋的脂肪,表示手術醫師,技術上仍然有須要改進的空間。

2.一件更為重要的事實就是,任何眼袋整形手術,都會留下疤痕,疤痕範圍越大,將來再次手術的時候,難度也勢必會更高。所以雖然同樣是進行結膜內眼袋摘除術,不同醫師手術的結果,除了眼袋殘存的問題之外,更須面對多年後,再次進行眼袋摘除術時,所增高的難度。

筆者本人以往曾經做過經由結膜眼袋摘除術的案例之中,有一些患者,超過十幾年以後,再度由本人進行,經由結膜眼袋摘除手術,也都順利完成,恢復完美。可是有些來自其他院所,眼袋手術過後的患者,眼袋內部卻產生了極為嚴重的疤痕沾粘,有些甚至限制了眼球的活動範圍,經由再次手術放鬆,才獲得了改善。


有一位年輕貌美的小姐來診所看診,就診的目的,是希望改善下眼瞼的明顯疤痕.看她的年齡,也不過是廿來歲,爲了消除原先並不是很大的眼袋,下眼瞼留下了明顯的切痕,經過了兩年多,疤痕仍然毫無消退的現象,所以前來看診,希望能有機會改善.

"我的朋友建議我過來看診的,她的眼袋就是在貴診所做的,爲什麼見不到疤痕,而我的疤痕卻很明顯呢?"她問道.

"妳朋友所做的手術,叫做經由結膜眼袋摘除術,妳以前沒有考慮過這種手術嗎?"我問她說.

"什麼是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她很驚訝的說"國內有這種技術嗎?為何我都沒有聽說過?"

"爲什麼幫我手術的醫師,沒有告訴我,可以有這種選擇呢?"

事實上,經由結膜摘除眼袋的技術,筆者早在1993年以來,就陸續在國內外的醫學會中發表過,各報章雜誌與媒體,也都曾經有大規模的報導,從事眼皮整形的醫師們,不可能不知道,台灣有醫師精於這款手術的,但是,爲什麼 會有許多患者,壓根兒都不知道,可以有機會選擇,完全不會留下疤痕的結膜內眼袋摘除術呢?

所以決定手術之前,先多方面打聽,應該給自己更好的機會。即使同樣的手術方式,每一位醫師的經驗,都有可能會有所差異,患者必須親自了解、比較。

 

 來自其他院所,眼袋整形手術後的案例。

左圖:來其他院所經由結膜摘除除眼袋後,殘餘眼袋 的情況。

右圖:在其他院所以外開方式,眼袋摘除手術後,殘餘眼袋的情況。

事實證明,眼袋拿不乾淨的情況,於內開方式或外切方式,皆會發生,發生的原因,不在於手術方式的不同,而是在於醫師技術的熟練與否。

有些被認為屬於下眼袋鬆弛患者,單純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前後的比較,事過境遷之後,我們還以為,這種案例非用外開方式整形不可嗎?

左圖:下眼袋鬆弛患者手術前                      右圖: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後一星期照相

須要告知患者,手術產生併發症的可能性

 

左圖:外開式下眼袋整形術後,下眼瞼外翻   右圖:外開方式下眼袋整形後,下眼皮明顯疤痕

 任何手術,都可能會發生併發症,問題是,我們有沒有做到認真的思考,為患者作出副作用最少的選擇呢?在我們作成決定之前,有沒有清楚告知,患者可能面對的風險呢?

 
經由結膜摘除眼袋,不同的醫師,也會有不同的技術與做法:

--依照筆者的經驗,較為理想的做法,叫做針孔式結膜內眼袋摘除術,傷口約只有2mm左右大小,消腫快ˋ傷口癒合快,絕大多數案例,在術後48小時以後,翻開下眼瞼,都難以找到手術痕跡.

--雖然是位於黏膜上的疤痕,外觀上難以見到,但是很顯然的,疤痕越大,越有可能導致併發症的發生.下面這位案例,就是在其他院所,進行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後,造成結膜與眼球沾粘的結果.

其他院所進行過結膜內眼袋摘除術後,結膜內疤痕沾粘,影響眼球運動的不理想結果。

問:

請問如果做三、四種手術,時間可能會長一點,可以在睡眠中進行嗎?因為我很害怕醒著動手術,無法放鬆,雖然不至於痛,但是卻感到很不舒服,如果做多種手術,也是必須局部麻醉下進行嗎?不能夠打安眠藥睡覺進行嗎?安全性如何?

答:

所謂睡覺針、無意識手術、睡眠麻醉通常指的是一種乳白色的鎮定劑,叫做propofol, (同樣成份的藥劑,也有不同的商標名)

使用這種藥劑,有極大的方便性,注射後兩、三分鐘之內,患者就會睡著,昏迷時間短,國內許多醫師都篇好以這種注射方式,來進行美容手術。但是國外有關各種藥劑的安全性,討論甚多,在此摘錄並且翻譯重點部份,供讀者參考

In the News - December 5, 2005

Wake-up call needed on nurse-administered anesthesia
Advocates warn of medical malpractice liability risks in administration of popular sedative


SAN ANTONIO, TX - A popular sedative with no known antidote poses a huge medical malpractice liability risk for hospitals and health care providers because it often is administered under conditions that contradict the manufacturer's warning, say an attorney and a nurse manager. Compounding the problem is an effort by some physicians to persuade federal regulators to remove the warning label from the general anesthetic, according to the two advocates for keeping and following the warning label. The pair warned hospital risk managers of the risks created by ignoring the label during a session at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Healthcare Risk Management's annual conference, held Oct. 23-26 in San Antonio. The patient sedation procedure that the pair opposes is known as NAPS, short for nurse-administered propofol sedation. The general anesthetic propofol, which was introduced in 1986, is manufactured by London-based AstraZeneca P.L.C. under the brand name Diprivan.

一種被大家普遍使用,卻無解藥的鎮定劑,有可能產生極大的風險,因為大家使用這種藥劑的時候,經常都沒有依照製造商所貼的警語進行,一位律師與護理行政主管說。

引發這兩位提出討論的原因,是因為有些醫師試圖說服美國政府改變規定,把這種全身麻醉劑上所貼的警告標籤去除。這項討論在10月23~26於德州聖安東尼舉辦的,全美健康維護與風險管理2005年會中提出,

The anesthetic is popular among health care providers for several reasons, according to attorney and endoscopy nurse Deborah A. Krohn. Ms. Krohn practices law at Siegel & Krohn P.C. in Towson, Md., and is a nurse at The Johns Hopkins Hospital in Baltimore. Ms. Krohn noted that propofol works within two or three minutes, which is a fraction of the time required by other anesthetics; it is easy to administer; and patients recover quickly from the sedativee. The anesthetic is used in hospitals, ambulatory centers and physician and dentist offices during a variety of procedures, including minor surgeries, minor bone fracture repairs, burn debridement, plastic and reconstructive surgery and dental surgery. The risks to patients who are sedated by the drug are collapsed airways, reduced blood pressure, reduced heart rates and low oxygen saturation, according to Ms. Krohn.

這種藥劑之所以風行,是因為注射後兩、三分鐘內開始作用,患者甦醒也很迅速。各醫療機構中的一些小手術,包括骨折治療、燒傷擴創、整形與牙科手術等,都極為普遍。

使用這種藥劑的風險是,呼吸衰竭、血壓降低、心博降低、血養濃度降低,律師Krohn女士說。

To date, the drug has a good safety record, noted Laura A. Kress, a nurse manager and the assistant director of nursing at Johns Hopkins. But Ms. Krohn suggested that safety studies are somewhat misleading. She said the studies compare the risks of propofol, which has been used on relatively healthy patients, to the risks of other anesthetics used to sedate patients who are sicker. An important medical issue with the drug is that there is a 19-fold difference among patients in how the drug metabolizes, Ms. Krohn noted. That unpredictability in a patient's reaction to the drug is not correlated to any factor such as age, weight or illness, she said. ``Perhaps the scariest thing of all'' is that there is no known agent that can reverse the effects of the drug, Ms. Krohn said. Unlike with other anesthetics, a patient sedated with propofol ``cannot be rescued pharmacologically. There is no antidote,'' she explained. Therefore, patients who are sedated with the drug need ``airway management'' by a specialist in this area. ``Airway protection is everything.'' Ms. Krohn said.

護理行政主管Laura 說,雖然目前這種藥劑的安全紀錄並不差,但是在作此調查者可能犯了一項錯誤就是,這種藥劑通常被用於比較健康的人身上,卻被拿來與其他全身麻醉劑,使用於疾病較為嚴重患者的結果相比較,所以說這是錯誤的研究。

她說,使用這種藥劑最可怕的問題是,這種藥劑沒有解藥。此外,患者對這種藥劑的反應,無法預估,患者與患者之間,將這種藥物代謝速度的差距,高達19倍,這種差距與年齡、體重、疾病或其他任何因素皆無關,所以無法精確預期患者的反應。

Krohn女士說,總結來說,這種藥劑既然沒有解藥,注射後由麻醉專家來保護氣到暢通無阻,是最重要的保命之道。


Indeed, the drugmaker's warning label states that the drug should be delivered by a person trained in administering general anesthesia. The anesthetist should not be otherwise involved in the patient's procedure, the label also warns. But propofol often is administered by nurses who have no special training in either anesthesia or airway protection, Ms. Kress and Ms. Krohn said. Indeed, risk managers should be aware there is no consensus in the medical community about the level of educational and clinical competency that nurses should have before administering propofol. Only in Oregon and Indiana are there institutional programs designed to educate nurses who administer the sedative, Ms. Krohn said. The lack of training for nurses compromises their ability to rescue patients who have bad reactions to the drug, Ms. Kress said. ``I'm worried about that,'' she said. One in 10,000 patients under sedation will have a problem, she said. ``The question is, `Do you have the right people in the room if that happens?''' ``In my experience, this is below the radar of nurse managers,'' Ms. Krohn said. ``I've seen it go bad.'' But earlier this year,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Gastroenterology petitioned the 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to remove the manufacturer's warning label. Anesthesiologists recently filed their objections. The debate over how the drug is administered is driven by economics, Ms. Krohn asserted. ``As a nurse, I'm repulsed by that,'' she said. Ms. Krohn explained that because propofol sedates patients much more quickly than other anesthetics, physicians and dentists can perform more procedures each day. And by using nurses to sedate patients, physicians do not have to share their fees with anesthesiologists, she said. As the FDA considers whether to remove propofol's warning label, NAPS is being opposed by a growing number of state nursing boards, according to Ms. Krohn. Nonetheless, around half the states either permit it or have unclear positions, she said. Meanwhile, Ms. Krohn noted, the Joint Commission on Accreditation of Healthcare Organizations, a nonprofit organization that accredits more than 15,000 U.S. health care organizations, requires health care organizations to be prepared to rescue patients.

事實上,製藥廠的警告標籤上聲明,這種藥劑必須受過全身麻醉訓練者,才能夠施打。警語標籤同時聲明,施打藥劑者,不可以參與手術或治療措施,但是propofol 經常被沒有受過全身麻醉訓練的護士注射,更沒有呼吸道保護措施在旁。---------

Kress女士說,"我所擔心的是","注射鎮定劑,每一萬個人就會有一個發生問題,到時候誰來救人?"

 我的結論是:

1.多項手術同時進行,本診所通常採區域麻醉法,也就是手術之前,我們先以最細的針頭,在神經根附近,注射微量麻醉劑。這樣一來,手術進行中,再追加麻醉劑的時候,患者的疼痛極少,有許多患者,甚至根本沒有察覺,我們正在追加注射麻醉劑。考慮局部麻醉與全身麻醉劑的安全性,當然局部麻醉為優先考量。

2.許多整形手術,須要患者於手術之中配合,例如雙眼皮的好看與否?對稱性等考慮,全身麻最後,患者難以配合檢查。抽脂手術完成後,或是隆乳手術後,須要患者參與意見,全身麻醉劑反而帶來不便。

3.如果仍然堅持採用全身麻醉方法手術,最好由麻醉醫師親自進行麻醉。即便由麻醉醫師親自麻醉,其風險當然還是遠高於局部麻醉手術,患者須有承擔較高風險的心理準備。

張醫師

 

 

問:

請問張醫生,做完眼袋摘除後,發現大多案例好像眼睛的下方會稍微往下放鬆,導致眼睛變稍微大,又有神了,請問真是有這樣子的效果嗎?

眼袋肥厚會導致眼睛下方凸凸的,眼睛下方尾部會稍微斜上去,是這樣嗎?

再請教醫生,大家說整形到了年老會很醜,請問整形的種類之中,哪些會影響晚年,哪些不會影響呢?

答:

1.眼袋摘除後,會顯得下眼皮比較緊實,看起來比較有精神,也顯得比較年輕。

2.整形以後,年紀變大反而會變更醜的例子,最為常見的,就是俗稱的小針美容,也就是注射矽膠至臉部、胸部與臀部等處的違法美容手術。其他正規的整形手術,則完全沒有這種顧慮。

張醫師

問:

張醫師您好, 我本身有慢性結膜炎, 長期戴隱形眼引起的, 己經在眼科治療半年多, 雖己好轉但起床時仍會乾澀, 隨之而來是淚溝及眼袋情況日益嚴重, 整個人看起來蒼老很多,像這種情況適合做手術嗎?據眼科醫師說法我這種乾澀症狀較難根治, 那麼手術後持久率會打折扣嗎?動手術後隔天就可以上班了嗎? 以上問題謝謝您耐心看完, 希望能解決我的困擾

答:

結膜炎的患者,適不適合進行結膜內眼袋摘除手術?如果換個方式問:有結膜炎的患者,如果眼結膜擦傷,是不是會比一般人要慢好呢?答案應該是肯定的!換句話說,有結膜炎的人,如果接受結膜內眼袋摘除術,恢復期間,是有可能比一般人要長些的,您必須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

另外一方面,本診所也見過一些,自稱有結膜炎,在我們仔細做過上述解釋以後,仍然希望進行眼袋摘除的患者,手術中發現,有的其實是結膜結石,我們順便ˋ以超高頻電波刀清除乾淨,手術後症狀明顯改善不少.也有患者,手術前檢查發現,患者眼部曾經發生過嚴重感染,因而導致結膜與眼球沾黏,像這樣的案例,我們在進行結膜內眼袋摘除的同時,順便將沾黏處分離,立竿見影的改善了症狀.

您的情況,須要親自看診了解.

張醫師

 

 

問:

張醫師您好:請問若眼皮有些鬆弛也可進行內開手術,那淚溝的部份是否會更凹呢?手術進行前後會痛嗎?一般說會淤青浮腫要一個月後才較自然,可是您的術後照片好像沒有淤腫現象,會很快復原嗎?術後眼睛會癢嗎?有可能有失敗風險嗎?而最近有更新的第四代內開術,不知您的看法如何?不好意思,因我很想去眼袋但又怕失敗,所以已研究很久正在評估中,也很想術後見証分享給更多想去眼袋的朋友,謝謝您!!

答:

許多的患者,包括一些醫師,都有與你相同的困擾,想要去除眼袋,可是怕手術不成功。許多的院長級醫師、醫學中心教授級的醫師,都曾經是筆者的患者,輕鬆的摘除了眼袋,而沒有發生過任何的後遺症。

依據筆者的經驗,國內患者自認為有淚溝問題者,約有80~90%的患者,於眼袋摘除以後,淚溝問題立刻獲得顯住的改善。僅有10%左右的患者,須要進行淚溝的填補工作。

在手術經驗豐富的醫師手中,結膜內眼袋摘除手術,一般僅只要約廿分鐘左右,就可將兩側的眼袋搞定,手術時間短,手術切口小,約僅只須要2mm左右,所以瘀血機會與程度,都大大地減少許多,恢復當然也就比開放式的方法,要快得多。

張醫師

問:

謝謝醫師詳答,有醫師說要外開原因是以免摘除後凹陷更老氣,而有醫師認為該將脂肪保留移位填補淚溝,認為脂肪有保護眼睛的作用而顛覆過去傳統的內開或外開,我已經被這些複雜的資訊弄得不知所措,但以您豐富的經驗是否有更獨到的見解呢?謝謝!!

答:

茲將所提出的問題,略做整理後回答如下:

1.眼球周圍的脂肪,是保護眼球的正常組織,正如同人類腰腹之間的脂肪一樣,都具有相同的保護功能,但是如果生長過快或是過度突出,可能會造成生理上或外觀上的妨礙。

2.眼袋摘除的目標,在於去除過多的脂肪,而不是全部去除,所以仍然維持原先的保護功能。由於手術是採局部麻醉,由醫師於目視下進行手術,可以清楚的判定摘除範圍與大小,不至於過度摘除。

3.如果每一位患者皆保留眼袋脂肪來填補淚溝,有些患者效果不錯,但是有的人反而會因為眼袋區脂肪膨出而顯得老態。門診患者中,偶有見到於其他院所,進行眼袋脂肪重新分佈後,兩側不對稱的結果,術後修改相當不容易,值得注意這個可能性。

5.筆者個人認為比較穩當的辦法就是,如果淚溝與眼袋比較相關,則先進行眼袋摘除,絕大多數案例,摘除眼袋以後,都會感覺滿意,而不須要再進行淚溝的填補。反之,如眼袋摘除以後,感覺淚溝問題還須要改善,可以再度進行手術,以自體脂肪注射法,更精確的填補淚溝,避免不必要的併發症或是後遺症。

6.當然,如果術前確定,患者眼袋大、淚溝又非常明顯,可考慮於眼袋摘除的同時,以自體脂肪填補淚溝,可以眼袋脂肪重新分配,或是自體脂肪注射法改善,依照醫師個人經驗來決定。

張醫師

問:

謝謝醫師詳細分析,另外有些疑惑想請教:這種手術會有失敗的風險嗎?例如:視力,神經,或術後眼皮跳動或下眼皮不平勻之慮呢 ?術後須回診嗎?或有比較特別的案例或須注意之處呢?為何許多醫師都不建議內開,都要患者保守為宜呢?謝謝!真不好意思,屢次打擾!!

答:

1.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技術,引進台灣近廿年來,尚未聽聞過重大失敗案例。

2.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僅須一個約2mm大小的切口進行手術,是比外開方式更為保守的手術方法。

3.由於眼眶內部結構精密,經由微小切口進行手術,須要經驗豐富的醫師來進行手術,才能夠獲得最理想的效果,所以並不建議,對這種手術技術經驗不熟悉的醫師,輕易在患者身上練習。

張醫師

 

問:

張醫師,非常謝謝您於百忙中撥冗回答我那煩雜的問題,與您問答間發覺您是位醫術精湛醫德更是高超的好醫師,我也詳看您所有眼袋手術的文章也給其它多位醫師資詢過,不是我不到貴診所給您手術,而是我人在中部,擔憂術後回診或追蹤須北上多回,所以很想在中部想找位好醫生動刀,不知您是否有得意門生在中部門診,或您有在中部看診嗎?台中好多醫生說法都不同,但依我判斷您的理論是最有道理的,而且做法很精細並顧及各個層面, 真不好意思!小小眼袋手術勞您多次答覆,在此十分感恩!

答:

謝謝您的支持與鼓勵!不瞞您說,事實上我本人,也有極高的意願,想要進行一點整形手術,讓自己更年輕、更帥。我自己判斷,前額提眉整形、上眼皮贅皮切除,加上經由結膜眼袋摘除手術,應該會讓我獲得到相當不錯改善效果


如果我能遇見一位,與我的能力相同的醫師,我會毫不猶豫的,立刻安排上述的三項手術,何樂而不為?

到底我須要的,是什麼樣的醫師呢?請看下面以打靶彈著點的分佈結果,來比喻手術效果的說明:

A:某些醫師手術的結果,有些案例,雖然能夠獲得到完美的結果,部份案例則處於不理想的紅色區域中,有少數的案例,則甚至產生極為離譜的誤差,落入黑色區域。

B:本診所的手術結果的術後評估,雖然並不是每一位患者,都能夠獲得到完美的結果,但是最差的結果,一般也都還超過平均的水準。

開業以來,經筆者本人手術整形的醫界同儕,不在少數,沒有一例產生不理想的、或是令人矚目的結果,但是我自己須要手術整形的時候,卻難於決定,該找誰主刀手術?

將心比心,我認為,如果未我自己選擇醫師,我希望選擇的醫師是:

1.雖然不能保證,一定能夠會我獲得最理想的結果,但是如果不幸,產生最壞的結果,也希望能夠維持平均以上的品質,與最大的改善效果。所以我須要知道,以往同樣手術,曾經發生過,最不好的結果,與最後處理的方式與結果。

2.有關我的手術,我希望知道,有可能發生哪些不良結果?將要為我主刀的醫師,對於這些可能會發生的不良結果,處理的經驗與結果?

既然須要這樣謹慎的考慮,我想要建議的就是,手術結果最重要,慢慢的做選擇與比較,不須要急著就地解決,不是嗎?

我目前僅在自己診所服務,沒有更多的能力與時間兼職,敬請見諒!

張醫師


問:

請問眼袋的手術現在的趨勢是否為不移除? 如果我傾向內開手術, 移除眼袋的脂肪後, 日後是否會造成眼眶較為凹陷? 眼球附近的脂肪會再生嗎??

答:

近來有些醫師主張,形成大眼袋的原因,是因為眼袋分布不均所致,所以建議將眼袋於下眼眶區重新舖平即可,不須要摘除眼袋.
不同的理論,確實是會令患者感覺困惑,筆者認為,有必要做進一步的說明,讓有興趣作眼袋手術的患者,能夠更清楚選擇自己最適合的目標,來獲得最理想的結果:

1.絕大多數中年以上的正常人,眼袋都是逐年的長大,我們只須要環顧四周年長親友的眼袋,就可清楚說明這個事實.這個證據說明了一個事實,眼袋整形的須求,與眼袋長大有關.

2.中年以後的另外一個變化就是,眼眶附近的臉頰,隨著地心引力的影響而下沉,因而形成眼袋下方的凹陷情況.這個凹陷區域深度或體積,與臉頰皮肉下沉程度有關,與眼袋大小無關.

3.換句話說,有的患者臉頰下沉不嚴重,沒有形成眼眶下凹陷情形,則僅只經由結膜摘除眼袋,是最好的選擇.筆者經驗中發現,絕大多數年輕族群,屬於這類患者.

4.如果眼袋換者有下眼眶區臉頰凹陷的情況,可考慮眼袋脂肪重新分配,以收劫富濟貧之效,如果不夠填補,甚至需要抽取身體他處脂肪,用來填補凹陷.

張醫師

問:

可否用來做其他部位填補? 圖片上看來取出的量是蠻多的 可以加以利用填補皺紋或是墊高山根鼻頭之類的嗎?

答:

摘除的眼袋脂肪,一般來說,大部分患者兩側眼袋體積接近2c.c.左右,本人摘取最大眼袋紀錄為8c.c. 眼袋脂肪柔軟,品質比其他部位的脂肪要更好,如果用來填補凹陷,是最好的選擇.

張醫師

問:

您好,张医师,咨询过他院的眼科医生,该医生表示我眼结石很多长在结膜下无法剔除,需日后浮出表面才能挑掉。不知道张医师有没有方法彻底清除结膜下的结石,如果有术后还会再长吗?关于超高頻電波刀清除结石是结膜表面的还是结膜下的?术后还会再长吗?

答:

造成眼結石的常見原因是慢性結膜炎,先天結石或是年齡老化的結果.治療並不困難,於局部麻醉下,以針頭挑除,是簡單的工作.如果以超高頻電波刀燒灼,可將見得到的結石都盡量清除乾淨,則是較為徹底的治療方式,但是如果造成的原因仍然存在,則有復發的機率.

張醫師

問:

醫生 ...我真的好痛苦...我原本有一雙明顯的臥蠶.原本希望眼袋拿掉後,臥蠶就會更明顯了.原本想內開就好.但就診院所一直告訴我要外開才能有比較好的結果.也告訴我外開不會動到我的臥蠶...結果第一次的手術結果不盡理想.還導致我的臥蠶變不明顯.

第二次重修找了另一個醫生..醫生告訴我 因為我做過一次眼袋手術.所以會有沾黏問題.內開無法解決問題~~~~結果我就這樣被外開了兩次..不僅左眼造成疤痕問題.原本的臥蠶也變得更不明顯..還有更重的黑眼圈.(目前術後3個月)..眼袋跟淚溝問題也還在~~

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我運氣這麼差~~我真的不知道該相信誰了~~~真的很絕望~第一次有很崩潰到很想重新投胎的念頭~~我真的很傻~~~~傻的是我來你這邊爬過文,卻還是被那些醫生護士給說服了~~~我不懂他們為什麼要這樣整我~如果真的無法用好,為什麼我提出我的質疑,他們卻還是自信滿滿地告訴我, 外開(除眼袋移植脂肪補淚溝)才能達到我要的效果~~~~~~~~

醫生,我想問的是~~你用過目前處理狀況,最糟糕的眼袋內部沾黏問題.你最後的處理結果好嗎??因為我再猜我內部疤痕應該很嚴重...你重修過的眼袋有人重修過最多幾次以上,被你重修過才變好的嗎??我的臥蠶還在.但不明顯.重修過後有可能臥蠶變明顯嗎??~醫生你那邊有機器可以檢查我的眼睛內部有脂肪還是疤痕嗎??

希望醫生給我個簡單的回覆也好~~因為目前無時間北上諮詢~我知道可能要具體給你看過才能評估..~但又很煩惱 ~請求醫生給我一些見解~謝謝!

答:

妳的問題有可能是與醫師溝通時,彼此對於對方目標的理解,產生了誤差所致.眼部整形雖然極為普遍,可是每一位患者的需求,都有可能不同.如果手術結果與預期目標不一致,修改的難度更高,宜謹慎為之.

曾經做過下眼袋各種整形手術後,前來本診所修改的案例中,外部疤痕或內部沾黏的嚴重程度,與患者以前手術的範圍大小,手術後的血腫程度,以及患者是否有疤痕體質等皆有關連,無法於事先判定.

再度修改的不變原則是:盡量以最少的更動範圍,以獲得最自然的改善效果,定為最高的理想目標.至於手術內容?何時適合手術?則必須親自看診評估後,才能確定.

張醫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