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國外進修的經驗(第二集)

夢境中的城市,開普敦

量身訂做般的合身制服

品嘗開普敦葡萄酒

患難兄弟米勒

阿豆子的愛情觀

少林藏經閣

想家的日子

我是1989年2月14日出國進修,雖然已經是醫學院畢業了九個年頭的主治醫師,畢竟是第一次出國,身為軍醫院的醫師,當時政府的規定,公費留學生的眷屬,是不准一同前往的.所以我隻身一人,帶著全部的行李搭機,準備接受兩年的鋼鐵訓練.

我不否認,我在當住院醫師ˋ總醫師的階段,所讀的書本ˋ醫學期刊,恐怕遠比同儕要多的多,但是馬上就要出國進修,去面對完全不了解的環境,突然間感覺,似乎所學過的東西,突然之間就變成少的可憐的知識ˋ少的不能再少的經驗.

存著謙卑的心,我決心把所有能夠帶去的教科書,全部都帶去開普敦,打算在兩年進修期間,把這些書本唸完.出國的前夕,老婆陪我整理行李,所有準備帶去的書本,過磅的結果,居然有整整的64公斤.看到老婆為我熬夜辛苦的準備行囊,我心中暗自下了決定--無論如何辛苦,在這兩年當中,我一定要把這些帶去的書本,全部都唸完,成為我的知識,總不成在回國的時候,又原封不動的全給帶回來吧 !

出國前,好朋友廖小姐送給我十幾卷台語歌曲的錄音帶,說想家的時候可以聽聽解悶。其實以前我對閩南語歌曲,並無特殊的喜好,但是盛情難卻,所以就隨身去了國外。

報到後,住進單身醫師宿舍才發現,老外注重隱私,不論是醫師ˋ護士,都是一個人一間屋子,沒有朋友來找你的話,真的是寂寞的要命,尤其是剛剛離開老婆、小孩的日子。

除了工作的時間之外,在寢室裡的日子似乎也是一成不變:每天都是讀書、睡覺、聽台語歌曲、喝各種葡萄酒。。。

漸漸的我發現,聽台語歌曲,竟然成為安慰我鄉愁的最佳撫慰工具。看書看累了,或是想打瞌睡的時候,躺在床上聽聽台語歌曲,心裡馬上就浮現了經常問自己的話:"我是為了什麼原因,而來到這裡的?"

每回自己問自己這句話的時候,就好像被人從後頭,猛的推了一把感覺-對啊!我千辛萬苦到這兒值班、開刀,辛苦讀書,所為何來? 想到這兒,竟然再也毫無睏意,馬上繼續加油用功讀書。

說實在的,無論意志多麼堅強的人,面對人性的弱點,要想克服,確實是須要極大的決心的.在單身宿舍裡讀書的時候,讀累了,或是心中胡思亂想的時候,就馬上跳起來扭開收錄音機,播放帶來的台語歌曲.聽著聽著,心裡馬上就平靜下來,又可以專心的唸書.

進修回國以後,即使到了今天,每回聽到以前在國外常常聽的台語歌曲,都不由的感慨萬分.回想那段努力奮鬥的日子,總算是不虛此生!

就這樣子,自己激勵自己、哄騙自己的,終於將所帶來的64公斤教科書,給全部都唸完了。除此之外,如何研究醫學期刊?如何有效閱讀圖書館的藏書? 這些心得,將在稍後的段落中再報導。


來到夢境中的城市

來到開普敦之前許多年,在我的夢境之中,就常常出現一座古色古香的歐式建築物.進了這座建築物的大廳,右邊是門房,左邊是上樓的木製樓梯,上上下下的,都是些來回穿梭的外國人.以前在夢境中,出現這些景象的時候,都只把它當作是南柯一夢,但是時間久了,印象更為深刻,往往醒過來之後,還是在回味夢中的景象.

1989年2月14日這一天,我記得很清楚的,當我與曾醫師一起提著行李箱,進入Clarendon House的一瞬間,我簡直看呆了! 原來這兒就是以前經常出現在我夢境中的所在呢! 我自認為不算是個迷信的人,看到這個在我夢境之中,出現過無數次的大樓,而我現在,居然就已經來到了我的夢境之中---天下之大,像我這樣幸運的人,大概算是少之又少了吧!

想到這裡,當時我的心中就猛然一驚,鄭重的提醒自己,千萬要認真的學習,不要辜負了上天為我安排的這個好機會.

 

Groote Schuur Hospital 醫護人員單身宿舍

    Clarendon House 餐廳外邊,在陽光下用餐

上圖: 在Clarendon House中的餐廳用餐,早ˋ中晚餐都是自助餐,可以坐在大餐廳中,也可以在室外的陽光下用餐.

上圖中與本人共桌的小姐,是好友米勒的女友,米勒則手執相機為我們拍照.

 

Clarendon House的生活

Clarendon House中,醫師的生活,恐怕是國內各大醫學中心醫師們最羨慕的日子,幾乎每一位醫師,都是艷福不斷.

 

  Rochester House

Rochester House 之中的餐廳,筆者左手邊為來自美國的客座教授夫婦,最右邊戴眼鏡者名為David,是從美國前來開普敦大學進修的醫師

 

 

開普敦大學附屬醫院群之一,Groote Schuur Hospital,綠色箭頭所指的大樓,就是開普敦大學巴納德教授,於1967年完成全世界首次成功心臟移植的地方.

 

 

量身訂做般的合身制服

來到這個醫學院進修,氣溫剛好轉熱,進入夏季.我發現有的醫師已經開始改穿短袖的白色工作服,可是病房的更衣室中,只提供白色的長袍,而沒有短袖制服.回到宿舍,查閱Yellow Pagesg中的服裝店,都說須要親自前往量身訂做.剛報到的這幾天,一方面是人生而地不熟,再說自己又沒車子,而且外國人下班特別的早,等我下班有空的時候,服裝店也早就下班了,到底該怎麼辦呢?

也就在我開始上班工作的當天,經過醫院郵局的時候,發現佈告欄上貼了"白色短袖醫師工作服出售"的廣告,於是趕緊記下電話號碼,回到宿舍,立刻就打電話過去.電話的另一端,接電話的,是一位護理行政小姐,問我說

’’你是從哪來?你的身高ˋ體重可否告訴我,我看看是否合你的身材?’’

我說’’我身高173公分,體重70公斤’’

’’那好,你現在是否方便,來我的辦公室?’’

於是我就步行到了這位小姐的辦公室(遺憾的是,居然沒能記起她的姓名,特別在此致歉 ).見了面,她馬上就搬出一件全新的白色短制服上衣,讓我試穿,令人驚訝的是,居然長短ˋ尺寸完全合身!

就在這個時候,她從衣櫃中,又在搬出來短袖與長袖的冬季ˋ夏季制服,一共十餘件,全部都免費送給我.我推辭說應該付錢給她,她則堅持不收分文,說這是她外甥去英國工作,用不到這些制服,在公告欄貼廣告,如果說是要免費贈送的話,又擔心被不合身者要去浪費了.現在既然我穿的那麼合身,就算是上帝要她送給我的吧!

這些制服陪著我工作ˋ學習,到今天已經是18個年頭了,今天整理書房,無意中翻出了這些工作服,睹物思人,回響起當年的種種,不禁感慨萬千,特別把這一段人生中的小插曲,與大家分享.

品嘗開普敦萄酒

開普敦地區的氣候好ˋ水質好,再加上到處都是橡樹--釀酒用橡木桶的好材料多,所以酒店林立,處處都有售便宜的好酒.

猶記得第一次領教到開普敦的酒勁,是報到後的第一個週末.第一天到開普敦大學附屬醫院報到的時候,行政室主管,派了一位金髮美女作為我的嚮導,帶著我介紹環境.依稀記得校園區內,有十幾面網球場,就打算過去看看場地如何?

報到一週內,我就買好了一輛Toyota Cressida 2.0L 的二手車,到了週末,開車到校園區的網球場去打網球.沒想到,這兒的球場,跟國內大不相同.我帶著球具,進了球場卻無球伴!原來這兒打球,是須要先約球伴的,否則旁人都是自行約好,捉對廝殺,臨時找球伴,多半是沒有人跟你打球的.

觀望一會兒,硬著頭皮,請教在打球的學生,總算有一位打的不錯的一學生給面子,跟我打了兩盤球.打完球,才發現沒有帶開水,於是進入球場的俱樂部買飲料。進了這個小型俱樂部才發現,原來這是個小酒吧,只有賣酒,不賣其他飲料。

既然如此,我就買一瓶酒精含量最低的啤酒吧!一口氣把這瓶啤酒飲盡,真如荒漠中的甘泉,瞬間就止渴了,心中正爽著,突然之間卻感覺頭重腳輕起來,原來是因為剛剛打球脫水,喝下去的酒精,一瞬間就全部都被我的腸胃吸收了,從未酒醉過的我,居然有些醉意了。

到底該在球場休息,到酒意全消後,再回宿舍,還是趁著還沒有醉快閃回去呢?稍微考慮一下後,決定趕快趕回宿舍休息。駕車從開普敦大學網球場,回到醫院宿舍,雖然只是短短的不到十分鐘的路程,卻是生平唯一的一次酒駕,總算是有驚無險

回到宿舍,感覺頭腦更是沉甸甸的,慶幸自己決定正確。倒頭睡個好覺,醒來已經是晚餐時刻,感覺神清氣爽,在開普敦第一次飲酒的經驗,到現在回想起來,還有點暈陶陶的呢!

下次去打網球的時候,我才了解,原來此地的自來水,是可以生飲的。既然如此,球場的pub當然也就不賣水了。以後我們每次去打球,渴了,就著球場裡的水龍頭狂飲即可,打球不須帶水,比台灣打球,要方便許多。

由於第一次小酌的經驗不差,一個人居住在斗室中,沒有太多的應酬,我就想,不如買些葡萄酒嚐嚐看,如果能選到品味不錯的,以後可帶回台灣,讓老婆享用,倒也不錯。於是每回逛街,經過酒店的時候,就買幾瓶葡萄酒,放在衣櫃中

吃完晚餐回來,或是運動之後回到宿舍,倒上一小盃葡萄酒小酌一番,順便聽聽音樂,雖然是忙裡偷閒,卻是萬分的滿意--這才是生活品質!

我算一算,最高紀錄,我的酒櫃中,曾經存放著9種不同的葡萄酒。每瓶輪流喝一點,喝完了,就再更換不同的酒。可以想像得到的是,每一種酒,都是製造者費盡苦心研究開發出來的,必然都有其過人之處,但是每個人有不同的品味,再加上心情的起伏,以及當天飲食對味覺的影響,每天換不同口味的葡萄酒小酌的愉悅感,確實是只有同好能夠體會的到的快樂.

既然有同好,茶餘飯後之間,談論到葡萄酒,其他的醫護人員,就都有不同的見解.其中一位來自Derban 的檢驗師告訴我,有一種葡萄酒叫做Muskadel的,氣味香醇,帶些甜味,或許我會喜歡.因為當天是星期日,我們飯後馬上就開車出去買這種酒.

沒想到,找了好幾家酒店,卻沒有發現這種酒,經果幾家酒莊的推薦,我們到了long Street的 一家老酒店的酒窖中,才總算是賣到了一瓶Muskadel 酒.請教了酒店老闆才知道,原來Muskadel是用一種特殊的葡萄品種,所釀造出來的,味道特別濃郁,入口甘甜,酒精濃度雖達17%,可是入口的時候,喉嚨卻不會感覺乾澀.可是這種葡萄產量很少,所以市面上,比較不容易買到這種酒.

說到葡萄,開普敦的葡萄樹,與我們在台灣所見到的,可是大大的不同.在台灣的葡萄樹,是以搭架方式,讓葡萄籐在其上生長;開普敦的葡萄樹,則是一叢叢蹲在地上,像是茶樹一般生長.

開普敦的天氣乾燥,溫度宜人,又有這麼多的橡木,難怪所生長的葡萄樹,可以釀造出這樣的美酒.

回到宿舍之後,吃完晚飯,幾位好朋友到我的寢室聚在一起,拔開瓶塞,頓然間滿室生香--果然是好酒!每一位飲用這種酒的人,都讚不絕口!

回到台灣以後,每進入販售洋酒的商店,都搜尋一遍,卻從未發現有販售南非的Muskadel酒.回國兩年後,剛好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部,舉辦國際美容外科醫學會,我也赴會演講一個專題,趁著開會中間的空檔,再至Long Street 的酒店,買了全部Muskadel的兩打存貨,帶回台灣.

進了中正機場,我的托運行李,延遲到最後才出旋轉盤,上面貼了要求我補稅的通告.算一算,所有的酒,都必須補稅約280%,還得委託報關行,向菸酒公賣局申請憑證,繁複的作業程序,加上高額的稅金,才好不容易的,把老婆所喜愛的美酒,帶回家中藏好.

此後,每逢特別的日子,或是好朋友相聚,就倒給每人一小盃的Muskadel,往往都獲得極度的讚美,賓主盡歡.與老婆大人一起看電視長片的時候,先來一盃小酒,再煮上兩盃研磨咖啡,慢慢品嘗,這就是人生!

 

患難兄弟米勒

第一次遇見與米勒,是在整形外科部的部務會議中.報到後第一次參加部務會議,教授正在上頭說話,旁邊一位棕色頭髮的醫師捱過來,跟我說Hello,然後自我介紹,說他也是跟我一樣的菜鳥醫師,二月份剛剛報到的.

我是1989年2月14日報到的,米勒則比我早了近半個月報到.米勒的父母是英國人,移民到南非,之後米勒考進了開普敦大學醫學院,畢業後已經完成了三年的住院醫師(Houseman)訓練,經過考試,打敗了三十位本年度申請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的競爭者,成為唯一獲得許可,進入本科的New Registrar.

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感覺自己真的是十分的幸運,我們從台灣申請衛生署的公費留學獎學金,前來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進修,相對的,可就顯得容易的多了.

從旁觀察,以及詢問米勒的結果,我了解,申請進入這個醫學中心整形外科,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在我報到約半年的時候開始,每週兩次的會議中,我注意到,都有一位高個子ˋ捲髮的醫師參予會議.我只知道他當時是Tygerberg Hospital整形外科的Registrar,為了想要進入我們整形外科部,每個星期兩次的會議,都盡量準時參加旁聽.

直到我訓練完成,兩年期滿離開開普敦的時候,這位Registrar還不時的出現在我們醫院的會議中.果然,有志者ˋ事竟成,旁聽了三年後,聽說他終於如願以償的進入了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部,接受訓練.

從瞎子摸象說起

跟米勒認識了之後,除了工作上,我們常常須要互相討論之外,私底下,我們所住的單身宿舍,僅隔著幾間房舍,所以下班後,他經常過來我的房間串門子.

這一天晚餐後,米勒進到我的房間聊天,正好我在聽廖姐送我的台語錄音帶.米勒聆聽了一會兒之後告訴我說:"哦,原來Chinese Musics 都是這樣的soft!?"

"你知道大象有多重嗎?"我問他"不知道,該有半噸以上吧?"

"如果有人說"我接著說"大象長的像是一支大扇子,你相信嗎?"

"當然不可能啦!"米勒說"大象明明就是陸地上最大的哺乳類動物呀!"

於是我就告訴米勒,我們小學課本中所唸過的,瞎子摸象的故事,於是他恍然大悟說"不錯,我只聽到幾首歌曲,就以為華人音樂都是輕音樂,果然我是瞎子摸象"

沒想到,這位異國友人,居然從此對中華文化,產生了極大的興趣,甚至於在整形外科部的會議中,閒聊的時候,還告訴professor及其他同仁,我所告訴他,瞎子摸象的故事.

由於我在國內,已經是訓練完成的整形外科主治醫師,然後再到開普敦大學,回鍋度過值班、開刀的日子,而米勒則是剛完成住院醫師訓練,進入專科訓練階段,所以我的臨床經驗,要比他強的多。

正因為如此,米勒在臨床上遇見困難的時候,常常都會跟我討論,我所建議的,他也都感覺很有幫助,我們因此而成為同事們眼中,最要好的夥伴。

有一次,有一位急診病患,鼻頭因為撕裂傷,拉扯掉一大片的皮肉,米勒正號是急診當班,跟我討論,該如何處理這個案例?我建議他,不妨從附近的法令紋,做兩個連續旋轉皮瓣修補即可。米勒則提出一個想法:

"可不可以沿著鼻樑兩側切開,在從眉心切斷下拉,以移位皮瓣重建呢?"

"這個方法應該不錯,但是我也沒有做過這一種皮瓣移位手術。"我說。

於是就由米勒操刀,我則從旁協助,順利的完成了這個手術。手術後滿五天,患者回診拆線,米勒特地找我過去隔壁診間看這位患者,結果出奇的完美,雖然才五天,幾乎已經見不著任何疤痕。

看到這個結果,不由的感嘆"三人行必有我師!'',真的是到處留心皆學問啊!雖然米勒經驗不及我,倒也可以想出絕妙的手術方法,確實也有値得我學習之處.

當我把孔夫子說過的這句話,翻譯給米勒聽了之後,他居然讚嘆不已,並且問我還有什麼名言?

"友直ˋ友諒ˋ友多聞" 我說,並且把孔老夫子的這句話,翻譯成英文告訴米勒.

米勒聽了大樂,像是突然之間,悟透了人生的大道理,連聲的像我稱謝.當天下午,在整形外科的部務會議中,再度的獻寶,告訴所教授以及所有同仁,我講給他聽的孔夫子教導的做人之道.

阿豆子的愛情觀

從米勒身上觀察阿豆子的愛情觀,或許讀者會認為,那不也是瞎子摸象嗎?非也!因為有許多原先不好意思,向其他人請教的問題,基於與米勒的深厚友誼,我可以大膽開口向他詢問,因而增加了許多的見識.

剛搬進Clarendon House中單身醫師宿舍的時候,就發現,單身醫師簡直是身在花叢中,約廿幾個醫師,所住的宿舍裡,最起碼有好幾百名的護士小姐,與護理系的實習生,所以每天都跟許多金髮美女,生活在一起,從旁觀察,對於她們的生活習慣,多少也有些了解.

猶記得還是唸中學的時候,有一回看報紙,有一篇關於開普敦的報導,其中曾經提到說,開普敦的金髮美女,熱情洋溢,在開普敦港,常常可見到,跑船的船員入港的時候,有金髮美女開車來接回家云云.

等我真正在這兒生活之後才發現,原來這兒的女性,自由的程度,與國人之間,真的有天地之差!

把醫學圖書館當成少林藏經閣

從行政室的秘書小姐,領著我認識環境那天開始,我就注意到,開普敦大學醫學圖書館,藏書與雜誌的完整性.剛剛接班,把工作告一段落,我就馬上找時間,來到醫學圖書館瀏覽.

我發現,這裡的教科書,都放置在一樓,不但藏書豐富,而且年代都非常的新.二樓則以放置醫學雜誌期刊為主.我到二樓坐下來看雜誌,注意到這兒的雜誌,除了種類多之外,保存年代久遠,則更是這個圖書館,不可多得的優點.

仔細的觀察,我發現了一個特殊的借書技巧:

原來醫學圖書館中,新到的教科書,都先擺放在圖書館入門處的書桌上,上面有公布''新書展示一個月後才開放借閱'' .這個制度非常好,如此一來,想知道這個月有哪些新書上架,每天進圖書館大門的時候,馬上就可以發現.

問題是,看過內容不錯的書本,想要借閱的時候,通常都早就被人借走,圖書館書籍外借的規定是,每個月只能借閱12本書,一次只能借一個月,一個月期滿的時候,可以續借一個月.等這本書再出現再書架上的時候,往往一年半載已經過去了.

了解規則以後,我每次進圖書館,馬上就先查閱新書,並且偷偷抄寫下來新書到館的日期,算好展示剛剛滿一個月的當天一早上,第一個進入圖書館,趕快把書借走,然後盡可能在一到兩個月內,把整本書閱不完畢歸還.

就這樣,我進修的兩年之中,只要有心術進圖書館,我總是第一位借書者,第一為把者本書看完的醫師,也因此每本教科書上的新知識,我都比同儕要知道的多,如果將來國內有醫師到開普敦大學進修的話,不妨查閱1989~991年間,所有整形外科有關的新書,將會證實,借書存根上,我應該都是第一個借閱者,而且每借回一本書,我一定要把全本書唸完,其中所介紹的內容全盤都了解,才歸還圖書館.

這個秘密,我一直保持多年,未讓同事知道,也因為如此,讀書獲取新知方面,佔盡了便宜.

閱讀醫學期刊的方法

我的工作,大約是每三天~五天值班一次,我的工作,不外門診ˋ手術與病房病人的照顧等,值班的日子中,一切工作照常進行,然後整天24小時,有接不完的電話以及call機,都是些急診ˋ會診,所以在值班的時候,我幾乎抽不出一點的空檔,進入圖書館唸書.

其他的時間,只要能抽出空來,我就會待在圖書館中唸書,像極了武俠小說中,藏經閤中練功的僧人.

每一位醫學同儕,都有過相同的經驗,就是野心勃勃的進入圖書館唸書,卻一下子就忍不住的夢見周公,虛度了不少的時光。我的時間寶貴,為了避免浪費時間,我研擬了一套有效的讀書方法。

每回進入圖書館,我先從有興趣的教科書唸起,等到有些疲累了,起來做做運動,然後開始唸醫學期刊。醫學期刊唸久了,腦筋即將要開始進入混囤狀態的時候,我趕緊拿出一張小抄,裡面都是我於查房或是門診時候,所記下來的疑問,利用這個時候,於圖書館的文獻中尋求解答,而完全不會再打瞌睡了。

整形外科醫師經常須要用來充電的醫學期刊,約有廿種左右,但是其中最權威的前三名,應該是整形與重建雜誌、大英整形外科雜誌與美容外科雜誌這三套雜誌。我除了盡可能廣泛的吸收知識之外,更特別用心的,將這三套雜誌從我報到日期開始,嘗試將所有的期刊仔細研讀,回朔到第一卷第一集為止。

開普敦大學醫學圖書館中的藏書豐富,我了解,等我離開之後,或許將來永遠再也不會有機會,讓我再度重溫舊夢,所以在閱讀每一篇期刊的時候,都很仔細的研讀,物必要完全了解其中內容,才跳到其他的文獻。就這樣的,我在1991年離開之前,幸運的把大英整形外科雜誌與美容外科雜誌完全唸完所有的期刊;整形與重建外科雜誌,則尚有極少部份未能完工,略有遺憾。

就我所知,國內同儕之中,能夠有我這樣機會者,幾乎可說是絕無僅有的。閱讀醫學期刊,能夠從最古老的第一卷、第一期唸下去,直到最新的進展,才能夠完全了解,許多曾經發表過手術的研發過程。

舉例來說,在1960年代裡,有關雙眼皮整形技巧的討論特多,看到當時有名專家們的做法,之後被別的醫師批評其缺點,建議更好的改進方法,諸如此類的,不同時期醫師的逐年研討,閱讀完畢以後,如果能夠完全了解,那不就是縱貫古今了嗎?研究醫學雜誌,就好像是在與這些作者當面請益一樣,有如沐春風的感覺。

所以在開普敦大學的進修,之所以能夠獲益良多,固然主要是因為我的運氣好,僥倖獲得許多良師指導,但是與這些量床技術相互為用,讓我能夠融會貫通的真正原因,其實是來自於圖書館中的苦讀,其中的甘苦,大概是旁人所難以體會的了。

 
1990年起,留學生眷屬終於可以出國居住了---這是我努力爭取的結果!!


 

我想要一條手臂ˋ一個頭

老婆幫我抱著死人的頭顱讓我切割

永遠懷念的師長們(18位敬愛師長們,選擇其中部分介紹)

 

Dr. David Davies

Dr. David Davies 曾經是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部主任教授,這張照片是我回開普敦參加醫學會時所拍.

 認識David Davies 的經過---

 那是一次極為偶然的機會,我開車到Sea Point大街上的商店,選購電視機,與店主聊天的時候,談到我是從台灣來留學,準備進修整形外科.店老闆說:

"那麼我請問你,認識Dr. David Davies嗎?’’

’'不認識''我說.

" 你既然是來學整形外科"店主說"怎麼能夠錯過認識這位有明整形外科醫師的機會呢?’’

打聽之下才知道,原來David Davies是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部以前的住任教授,退休之後,在Leuvendal Hospital 開業,專門做各種的美容手術,赫赫有名。

 Leuvendal Hospital

 

 


 

 

Dr. Des Fernandes


Dr. Robert. S. Boome

Mr. Martin Singer與手外科部

筆者與Mr. Singer 於手外科門診合照

剛進入整形外科部工作的時候,有些疑惑:"為什麼手外科的患者,這麼少呢?"這是我當時的疑惑,但是很快就打聽清楚了,原來在開普敦大學附屬醫院,手外科是獨立的一個部門.整形外科部的領土,僅限於Red Cross Hospital的兒童手外科患者.紅十字醫院,其實是個兒童醫院,在這個醫院中,我們擁有各種先天疾患的兒童病房與門診,同時也兼管小兒手外科門診與手術.

Groote Schuur Hospital 總院區,則有一個單獨的手外科部,部主任就是有名的Mr. Martin Singer,是位英國紳士.聽說手外科的這位老闆,與整形外科部主任Professor Bloch是死對頭,偶爾在醫院走廊相見,也都不打招呼,如果有兩個部門之間須要商談的事情,則通通以書信往返聯絡.

我對Mr. Singer 印象俊深刻之處,就是他的一對濃眉,我們有事情向他稟報時,如果他有任何不清楚的情況,馬上大吼一聲"Pardon ?(你說什麼?)",聲音如雷貫耳,而且在此大吼一聲的同時,一對濃眉高高的揚起,眼睛瞪著被質問的對象,往往立刻就把對方嚇得半死。

同事米勒在手外科訓練三個月,離開手外科後的次日一早上,morning meeting中遇見我,看起來非常頹喪,我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

"Mr. Singer 昨天晚上半夜打電話罵我,你說我怎麼會不難過?"他說"我昨天已經離開手外科了呢,他還打電話罵我"。

確實,已經交班離開手外科,到別的科別報到了,晚上還接到手外科老闆的電話責罵,當然不會好過,但是我跟手外科這個老闆一段時間之後,算是對他有些了解,於是嘗試安慰我的這位好朋友:

"Mr. Singer 不是本來就一天到晚罵人嘛?這有何稀奇?" 我說

"可是我已經離開手外科了,還被他半夜打電話括我,打電話到家裏來罵我呢,當然感覺難過" 米勒說。

"要是有可能,也就是你如果還未離開手外科部的話,Mr. Singer是不是就會等到今天早上才罵你,而不是半夜打電話罵人?"

"對呀",米勒說。

"那就對了" 我說 "也就是說,就算Mr. Singer 昨天晚上打電話罵你,跟平常他責罵你也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因為他今天再也不會遇見你,所以打電話來罵你,不是嗎?"

"也對" 米勒回答。

"所以你就應該把他打電話罵你這件事情,當作平時當面接受他的說教一樣,對吧?" 我說 "更何況,我猜想,要是可以的話,Mr. Singer 寧願當面說教,也不願意用電話來罵你吧?"

這個時候,我看到米勒的神情,漸漸的趨於緩和,再告訴他:

"我猜想,你在手外科的表現,應該是不錯的", "如果你表現很差,還值得Mr. Singer 浪費他自己的晚上時間,打電話罵你嗎?"

聽到此處,米勒突然之間領悟過來,馬上就像變了個人似的,轉悲為喜,很高興的加入了我們大家的晨會討論。

   原來沒有在開普敦大學進修手外科的打算

   開普敦手外科的不同之處

   手外科驚人的案例數量

   手外科的案例追蹤

   治療上的黃金定律

   我與Mr. Singer的相處

 

 


Dr. Bernard Price

1998年五月,開普敦大學整形外科在外開業的Consultant Bernard Price 突然來信,說想要來台灣訪問我十天。接到這個傳真,本來我以為Bernard是要來找我這位認真的學生,為他進行臉部的整形手術,沒想到等我在機場跟他碰頭,談論起來才知道,原來他此行的目的,是想要來跟我學習經由結膜眼袋摘除手術的。

Bernard說,我在1993年,回到開普敦,在國際美容外科醫學會中,演講"經由結膜摘除眼袋",內容精彩,但是經過幾次練習,他還是有不很清楚手術中的幾個步驟,所以特地來台灣,打算在我的診所待十天,學會這種本領。

其實,Dr. Bernard Price是我在開普敦所有老師中,美容方面,教導我最多的老師。在我進修的那段時間中,事實上,Bernard已經是當地開業醫中的佼佼者。 我讚美他的成就,並且對他要來跟我學習這件事情,表示訝異。Bernard說:"教學相長嘛,當初你跟我學,現在我跟你學,有什麼不對嗎?"

Bernard果然是個認真的醫師,在台灣待的十天當中,沒有去任何風景名勝,每天都跟我在一起,觀察我開刀,並且拍下錄影帶。有一次不小心,看到他所記的筆記,上面居然清楚的描述,我手術時候,每一隻指頭,所放的位置,以及分擔的工作--難怪他會有今天的成就!!

Bernard來訪之前問我,須要為我帶什麼東西來?我告訴他,如果方便的話,Muskadel葡萄酒,是我的最愛。於是Bernard就帶來了兩打Muskadel葡萄酒過來給我。

招待親朋好友的時候,規定不准續盃,省吃儉用的結果,我的Muskadel庫存已經快要告罄,如果有患者方便為我代購Muskadel Semisweet葡萄酒,帶來診所,我會非常感激,並且手術費用會有優待的。

 

Dr. Strover

醫院中的Tea Time 奇觀

老婆看牙的禮遇

 

難忘的開普敦大學教職員宿舍

 

 

 

 

 

 


 

 

摘栗子的日子

 


 

 

 

 

 

 

孩子們的快樂童年

 

 

 

 

 

採櫻桃

開普敦大學網球場

Baxter 歌劇院

看電影是高級享受

桌山(Table Mountain)

 

Mossel Bay

Hout Bay

 

 

 

 

Marina da gama

 

海灘黃昏美景

 

 

金髮洋妞的性誘惑

13小時開車1040km觀光Congo Cave 剛果洞及 Crocodile Ranch鱷魚農場

功成身退的Toyota Cressida

橡皮筋打掉香煙頭,賺到台幣五萬元

如果今天有讀者到開普敦遊玩,有興趣買鑽石的話,就有可能會聽到,以前有一位華人醫師,在開普敦所表現出的中國功夫,只是不曉得,當初小蝦米的故事,近廿年過去了,現在不知道會被傳說成為什麼樣的軼事了?

事情發生在我來到開普敦大學約一年的時候,老婆與兒子們,通通都已經過來與我同住在開普敦校園區的教職員宿舍。媽媽與姊姊,準備從台灣飛來南非看我們,並且要我留意鑽石的行情。

報紙雜誌被報導最多的,應該算是有名的Cape Diamond Exchange, 於是我就打個電話,請教有關鑽石方面的價格問題。沒想到,告訴接電話的店員,我在赫魯斯基醫院工作之後,他立刻安排了一位腰間掛著手槍的警衛,開著一台積架轎車,到醫院來接我,到他們的店中參觀展示品。

回到宿舍以後再度打聽,才知道南非的鑽石,成色是世界上最好的,在本地買鑽石,價格也比較划算得多。除此之外,當地的同事們也告訴我,買鑽石是可以討價還價的:觀光客可以有較為優惠的價格,美金買貨,比使用南非幣,價錢要便宜;之傅現金的話,又可以比使用信用卡結帳便宜一些。另外,買鑽石的時候,先單獨詢價,等結帳的時候,再一起計價,通常也可獲得到一些的折扣。

母親與姊姊來到開普敦之後,週末下午兩點多鐘,我就開車帶著她們直奔Cape Diamond Exchange,開始瀏覽並選購鑽石。

我們依照店員所指導的方式,選擇成色級數高的鑽石,結帳的時候,大家所選的鑽石,總價加起來,剛好是約台幣100萬元,運用各種方式,討價還價的結果,最後店長答應,價格當至65%,也就是台幣約65萬元的最後價格。

我們從下午兩點多進了店們,此時已經是約麼下午五點多鐘,店長以及所有的員工,全部都到了大門口,準備下班了。店長說:"剛剛所說的,已經是最低的價格,如果你們不能夠接受,那我們只好關門打烊,今天就不再作任何交易了"

見到店門口,有一位警衛正在吸煙,於是我跟店長說:"請問你們店裡有橡皮筋嗎?可不可以給我一條橡皮筋?",

店長說:"要橡皮筋做什麼?"

我說:"讓我們大家打一個賭","如果我能在櫃台的這一邊,用橡皮筋,把門口那一位警衛,手中的香煙頭打滅的話,你們就在給我5%的折扣",我說"如果我失敗了,那我們就依照剛剛您所說的,65折成交"

這麼一來,引起了在場約有十位員工一陣驚訝的聲音。"好,我們就這樣說定了!"店長說。

就這樣,於眾目睽睽之下,我用橡皮筋,只射了一次,把站在約三、四米外,警衛手中正在燃燒的香煙頭,一瞬間給打了下來,引起了全體員工一致的鼓掌喝采。

於是店長遵守承諾,把成交價格,再度降了5%,減少了台幣五萬元,以60萬元成交,買下了五顆漂亮的鑽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