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聲從鼻孔出來的阿忠

第一次與阿忠接觸,是在門診的時候,接他的電話。當時我正在看診,門診電話鈴響之後,連續換了三位護士小姐接聽電話,才猜想到,電話中這位發音不清楚的男士,好像是說"請問張國華醫師在嗎?"

猜謎般的想像,他所說的每一句話,花了好一番的功夫,總算是跟他約好前來看診的時間。

阿忠果然準時前來看診。慶幸的是,雖然口齒不清,阿忠的聽力到還尚可,溝通當中,不時的以文字來作輔助諮商

原來阿忠已經是35歲的中年男子,從出生之後,就發現有裂顎的問題,或許小時候,家中經濟情況不好,或是其他原因,總之,蹉跎半生之後,阿忠終於下定決心,打算把這個先天的裂縫給補起來。

說起來也是巧合,剛好阿忠有一位鄰居,就是經常為我上麻醉的麻醉醫師。在這一位麻醉醫師的幫助下,手術過許多的先、後天畸形矯正手術,麻醉醫師看眼裡,感覺我的本領不錯,所以建議阿忠,不妨掛我的門診看一看。

門診時候,讓阿忠張大口一看,只見到他的上顎整個裂開一個大洞,說話的時候,所發出的聲音,立刻被切割成為碎片,從鼻孔與口腔同時傳出來,所以阿忠所講的話,總是難於聽懂。

除此之外,吃東西的時候,食物老是會進入鼻腔裡,也是一個極大的煩惱,因此這回阿忠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這個困擾他多年的毛病,給徹底治療好。

於是我們安排阿忠住院手術。一切準備妥當,手術進行列顎裂修補,大約進行了一小時半左右,順利的完成,也總算是完成了阿忠多年來的心願。

第二天一早上,我盡病房查房的時候,輪到阿忠的病床,床上卻空無人影。詢問護士小姐之後,回答說:

"阿忠一早上就不見了,說是趕回家去了"

原來手術完成,阿忠被推回病房之後,一開口說話,就發現自己的發音,已經與手術之前大不相同,於是也顧不得護士小姐的勸阻,拼命的打電話給親戚朋友,讓他們聽聽看,阿忠說話變清楚了,這樣還不過癮,一早上起床,馬上就要請假回家,逐個的訪問親友,對每一個人說一大堆的話,好像有說不玩的話,要跟所有親戚朋友們分享他的故事。

說話對我們每一個人來說,是極為稀鬆平常的事情,沒想到,對於一個35年來,從來沒有清楚講過畫的人來說,是這樣的重要!想到這兒,不由得感謝上帝,賜予我們平安與健康的恩德。

 

 左圖:阿忠手術前 的上顎  右圖:手術後

顎裂整形可以說是整形技術的極致。以阿忠這個案例來說,困難處在於:

1.上顎僅只是薄薄的一層黏膜,中間又有這樣大的一片缺損,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從無變有,有相當的難度。

2. 將裂縫邊緣靠攏縫合,可行嗎?當然不行!除了上顎本身的彈性,會使縫合的傷口很快就裂開之外,想要將薄薄的黏膜兩個邊緣縫在一起,縫線根本就沒有著力點。

顎裂整形手術內容:

1.須要全身麻醉下進行氣管插管進行,以保持呼吸道通暢。

2.作上顎兩側骨膜下剝離術,讓分裂成為兩側的上顎皮瓣,可以輕鬆的靠攏縫合。

3.分離皮瓣的時候,除了必須維持足夠的局部血液循環之外,還得注意保護上顎神經的安全,手術後才會有良好的功能。

4.裂縫縫合的時候,必須要分層縫合,也就是說,必須先將靠近鼻腔部份的裂縫黏膜先行縫合,再將口腔這一面的黏膜縫合,每一針,都不能夠出任合得差錯,否則將來上顎還是會產生裂縫。

手術過程一切如預期的順利,雖然手術完畢,阿忠就不故勸阻的開始大聲講話,幸運的,還好為發生任何的併發症,手術五天後,阿忠順利的出院返家,門診複查,狀況良好。

 阿忠後記:我離開醫院自行開業數年後,有一次,聽見候診室有一位男士正在對其他的患者介紹說"牆上貼的這兩張照片,就是我手術前後的照片", 這時候回想起來,我為阿忠進行裂顎修補手術,已經過了約十年左右,阿忠陪著朋友前來診所看診,正在與朋友以及其他患者聊天。聽見他講話的聲音,與一般人並無不同,看見他到現在還這樣high 的模樣,可見他對手術結果滿意與興奮的程度,至今絲毫未曾消退。

為阿忠手術,當時是以勞保住院開刀,阿忠僅需補貼很少的病房差價而已,我在空軍總醫院任職,為阿忠手術,個人完全沒有任何手術費用收入,可是見到自己手術的結果,可以讓一位患者,快樂一輩子,再辛苦也是值得的事情!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