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樹不見林的診斷

卵巢、膽囊,失之毫釐、差呼千里!

我是1982年底進入空總,1983年進入外科,成為第一年的住院醫師.外科部除週日外,每天早上8點整開會,由值班醫師報告前一天的急診住院案例,以及住院患者或急診手術等突發事件.

這一天早上,R2XX學長報告昨天急診收住院的患者,其中有一位五十歲的婦女,因為急性右上腹疼痛,被收住院,診斷為急性膽囊炎,並且準備安排檢查以及手術.學長報告中提到''本患者為超過40歲之女性,體胖,家境優渥,符合膽囊炎四個F的特色''.患者的胸腹部X光片,也在大家瀏覽之後,被學長收下來,進入下一位患者的報告.

'' 等一下''我突然鼓起勇氣說"這個病人的診斷不對,應該是卵巢囊腫Ovarian cyst才對"一位剛進外科的R1,居然有這樣大的膽子,挑戰學長診斷的正確性?更何況在場的,還有各個外科主任,以及一般外科總醫師在場.

"你說說看,位什麼你認為是卵巢囊腫?" 外科部主任問.

 此時許多醫師,都到前面的X光讀片架,仔細的看這張片子.我上前去,用手指沿著整個腹腔壁,圈出了這個巨大的腫瘤.原來這是一個超大的水瘤,因為它實在太大了,竟然大到跟腹壁的陰影重疊,難怪除了我之外,竟然沒有任何同事,發現這個腫瘤--這不就正是見樹不見林嗎?

 

其實我是怎樣看出來這顆腫瘤的呢?這是因為我在實習期間,經常利至放射科下午的會議旁聽,平常也多閱讀放射科教科書本,所學到讀片本領的臨床運用.早會結束,在病房巡防的時候,路上遇見一般外科總醫師,擦身而過的時候告訴我:'"國華,你很厲害噢,你怎麼知道是Ovarian cyst?病人在手術房裡面,被婦產科醫師接收了"

其實國家醫師執照考試中,就出現過這個題目"婦女腹內巨大腫瘤,最常見的診斷是什麼?--答案正是卵巢囊腫!我們讀書學習,是要將學問化為有用之物;考醫師執照,也不僅是考張憑證而已,不是嗎?

醫學系六年級,開始實習的時候,我發現,要想學到東西,真的須要靠自己努力的去爭取,才能學到有用的學問.比方說,每一位實習醫師,只在皮膚科實習一個月,那麼,將來如果不是做皮膚科的醫師,豈不是僅有這一個月的功力嗎?

我同時注意到,在皮膚科學習的秘訣,就在於"看圖識字"--每看一種病例,聽主任解釋診斷的特徵,大概就很難忘記這種疾病的診斷.既然如此,那我何不每次皮膚科門診,都過去學習呢?想到這個主意,我就立刻開始進行.

實習醫師的工作很忙,尤其是跑腿打雜的工作特別多.我常常都須要從住院部到門診部,去借x光片ˋ查報告ˋ安排患者檢查等雜事,我也就利用這種跑腿工作的路程中,一有空,就出現在皮膚科門診,有疑問,馬上就請教主任,兩年下來,當然就學到了比同儕更多的經驗.

放射科也具有與皮膚科相類似的狀況.因為須要經常去借片子,我發現,每天下午四點鐘的時候,是放射科的教學會議時間.四點整一到,主任以下的全體主治醫師以及住院醫師全都到場,由每一位住院醫師,抱著當天所有有疑問患者的x光片,上台逐一解說診斷,再由主治醫師ˋ主任醫師教導更正.

像這樣的臨床教學,歷年來造就了無數有名的放射診斷科醫師,那我豈能錯過這樣的機會呢?於是只要抽的出空來,或是打雜跑腿經過醫療大樓,我都會擠進放射科會議室旁聽,兩年下來,感覺非常充實.

畢業後在桃園機場服役擔任航醫兩年,在這兩年當中,我仍然拜託放射科的秘書小姐(同班同學的太太),付費請她幫忙拷貝,製作一些教學幻燈片,在基地醫院與所有醫師一起討論,到現在還懷念當年勤奮苦讀的日子.

提起這些往事,不由得懷念起當初在桃園空軍基地醫院,一起打拼的同事們,不知大家可好?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