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腸躁鬱症的老博士

今天有位婦產科醫師,於自由時報報導"大腸躁鬱症"這個專題,讓我想到廿幾年以前,一位相同診斷的患者。當時我還是外科部的住院醫師,所有外科部的住院醫師,每兩個月輪流調整科別一次,發生這件事情的時候,我正在泌尿外科擔任R2。

有一天下午,九一病房的護士小姐通知我說,泌尿科劉主任,從公保轉回醫院一位攝護腺肥大的患者,要我過去開檢驗與治療單。

我到了病房,見到了患者才發現,他是一位極有學問與智慧的70餘歲長者,並且擁有國外法學博士學位。老博士的夫人,聽說是在英國執業的律師。老先生談吐幽默,身材瘦小,看起來精神不錯。這回住院的原因,主要是因為解小便有困難,所以準備入院,做膀胱靜檢查,順便手術。

身體檢查的時候,我照例詢問,是否有過任何疾病?"我身體一向都很好,就只是有糖尿病,不過多年來,都是我自己每天注射胰島素,控制血糖"他回答說。

"有沒有其他特別的疾病或症狀呢?"我問道。

"歐,好幾年前,美國的醫師就告訴我,我有Irritable Bowel Syndrome"老先生以英文告訴我說,他有多年的大腸躁鬱症病史。我用聽筒仔細聽診,除了腸子蠕動聲音比較快之外,沒有其他的異常發現.患者腹部很瘦弱,觸診沒有摸到任何的硬塊.

查房的時候,我向主任報告患者的這種情況,查完房後,幫患者安排了電腦斷層檢查.

三天後,患者於放射科做好了電腦斷層檢查,下班後我趕緊到放射科,與放射科主任一起看片子,發現老先生的腹腔深層,從胰臟長出了一個惡性腫瘤,而且整個腹腔,全部都被麵疙瘩一般的小腫塊給塞滿了!原來我們湊巧的發現了,原先所未曾料到的惡性腫瘤.

看到這種情況,我心中一涼,回家吃晚餐的時候,心中還在猶疑,到底該不該明天告訴老先生這個壞消息?晚上心裡七上八跳的,漸進夢鄉.

凌晨三點多鐘,突然間呼叫器響起,原來是九一病房急召,護士小姐告訴我,老先生陷入昏迷,病房值班醫師正在急救.等我趕到病房,患者已經是回天乏術.原來老先生在病房中,自行注射胰島素,以控制血糖,可能是注射劑量過高,往生前抽血急做化驗,血糖居然只剩下19mg%.

雖然有些遺憾,但是我不禁想,這樣的結局,對老博士來說,或許是比較好的選擇.本來過不了多久,老先生就會因為胰臟癌轉移往生,現在迷迷糊糊的,就因為血糖過低而過世,反而免除了往後的痛苦.想到這裡,心中感覺好過不少.

老博士過世三天後,病房呼叫我,說老博士的夫人,從英國趕回台灣,現在正在病房等我回話。我正在手術房中忙碌,只得以電話回答這位英國執業律師的詢問。女律師告訴我,老博士過世的前一天晚上,還在病房打電話到英國給她說,一切都沒問題!沒想到,才隔了十幾個小時之後,竟然得知他的死訊,實在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告知老博士的死因,以及意外發現他已經是癌症末期的患者之後,女律師沉吟半晌,幽幽地嘆息一聲說,這是上帝所註定的命運吧!就沒有在追究醫院的責任。

從這件事情,我學習到一些事情:

1.對於曾經於其他院所接受過治療的患者,接手以後,一定要謹慎處理,患者於他處的後續治療。

2.檢查患者身體情況,只要有任何懷疑,一定詳細檢查清楚,除了可避免法律責任之外,更重要的,可以更能保障患者的安全。

這件事情以後,對於病患的處理,更是萬分的小心。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