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師爸爸給了兒子二次生命

 2008915日,辛樂克颱風挾著狂風暴雨,硬是把后豐橋給應聲沖倒,同時造成好幾條人命的意外。根據目擊證人指出,發生斷橋崩塌事件當晚,已經有人車墜落河流中以後超過六分鐘,有一輛空計程車開上斷橋,好心路人舉手攔車,可是空計程車不停車,繼續向橋中間行進,終於走上不歸路。

身為局外人,我們當然無法了解,為何這位運匠大哥,有路人攔車的時候,不願意停車呢?

 不管是什麼原因,可以確信的是,如果當時的情況是,有人在橋邊等待救援,須要他伸出援手,開車緊急送醫的話,那麼他就有可能會停車查看,那就很有可能因為好心,而救了自己的一命。

我曾經因為自己的好心,挽救了發生嬰兒猝死症的大兒子

1980年,我從醫學院畢業之後,被分發至桃園空軍基地醫院服役兩年。當時我的職務是航空醫官,簡稱為航醫。空軍基地中,航醫的工作極為吃重,除了每日看診、年度空勤體檢工作安排之外,公文行政工作也多,最糟糕的是,因為整個基地,只有三位航醫輪流值班,其中有一位是高我一個年級的學長,輪班較少,只需要值班6天,一個月當中,剩下的時間,須要由我與一位同學分擔值班,所以每個月,我平均須要在基地值班12~13天之多。

我的住家在中壢郊區,距離基地醫院16公里,須要騎機車上下班。每個月接近一半的日子,須要在基地醫院值班,不能回家陪伴家人,所以如果在我值班的時候,家人如果發生了急症,我幾乎完全幫不上忙,更不用說發生了嬰兒猝死症的問題。

幸運的是,我的兒子發生嬰兒猝死症的當晚,我正好沒有值班,而且手邊剛好就有急救的藥物,救了我兒子一條命。台灣地區,每年因為嬰兒猝死症,造成了許多的悲劇,有關嬰兒猝死的原因,直到現在,仍然令人困惑,如何預防嬰兒猝死症的發生,則更是難上加難的課題,算是不幸,或許也算是幸運,竟然被我碰到了.

為了提高治療效果,自行貼錢買藥

我擔任航醫的期間,看診是每天的重要工作,有一段時間,前來看診的患者,多數有嚴重的咳嗽,服用藥物的效果很不好,於是我搜尋藥典,發現有一種注射用的安瓶藥水,藥名是Methoxine M,依據這種藥品的成分,總計有六種不同作用的藥物,有化痰ˋ強心劑ˋ支氣管擴張ˋ抗組織胺等不同的成分,理論上來說,如果與口服用藥互相配合,應該會有更好的效果.

我先向廠商商量,在門診患者中試用幾次,果然效果很好,可是廠商規定,只接受整批購買,一次必須至少購買一大盒1000支.向上層主官申請採購,卻未被接受,算算價格,自己還負擔的起,於是自費購買了整盒1000支安瓶,大部分留在基地醫院,給需要的患者,免費注射,少部分則放在家裡,必要時給親友使用.

注射用藥與口服藥品療效的差異

醫學上有一個名詞叫作生物活性Bioavailablity,這個名詞的意義何在?簡單的舉例來說,譬如我們把兩種不同的化學藥物混合,產生的結果,與兩種藥物的質與量有關.可是當藥物進入體內,卻不表示,你服用500毫克,就完全吸收進入人體.藥物進入體內,通常吸收的比率,要打很大的折扣,就像是你把一個紙袋子裝滿糖漿,滲出於紙袋子的糖漿,遠比裝進紙袋中的糖漿總量要少,是一樣的意思.

注射藥品則不同,當醫師將藥物注射進入體內之後,極短時間之內,絕大多數的藥物,都會直接進入血液之中,產生藥效.所以有些症狀頑強的疾病,口服藥不能夠奏效時,加強注射用藥,往往有很大的幫助.

另外,如果患者神智不清,或是重症難於合作,給與患者注射用藥,當然是最好的選擇,嬰兒猝死症,也是其中之一,然而,有多少發生嬰兒猝死的案例,剛好父母是醫師呢?又有多少身為醫師的父母,會隨時在身旁備有注射急救藥物呢?就算父母是醫師,身旁也剛好有急救用藥,偏偏自己又值班不在家,或是嬰兒發生危險的時候,父母都在熟睡之中,那不是枉然?

想到此,不禁捏一把冷汗,我實在太幸運了,也算是我的兒子,命不該絕吧!

事發那一天,是1981年的9月,剛好我當天沒有值班,在家陪著老婆與兒子.大兒子當時剛好約半歲大,白天好好的,定沒有疾病的徵兆.夏天的晚上,氣候極為悶熱,我與老婆分睡兩旁聊天,兒子在我倆的中間睡著了,正在打著呼.突然之間,老婆發現,怎麼兒子呼吸聲音間隔越來越長,而且頻率有些不規則我也立刻注意到了!

打開電燈一看,兒子的面色以及四肢都已經發紫,一抱起來,感覺就像是一團棉花一樣柔軟,完全感受不到活力.我拿起聽筒一聽,只覺得呼吸聲音不規則且微弱,同時呈現出多痰的混濁音.毫不猶豫的,我立刻取出來家中的Methoxine M,為兒子注射,注射後短短的數分鐘內,就聽見兒子大聲哭鬧起來,眼見著臉色恢復嬰兒的紅潤膚色.

驚魂誧定之下,我再度聽診兒子的心肺,已經完全正常.雖然時間已經是凌晨一ˋ兩點鐘,我們還是帶著兒子,緊急趕至空軍總醫院急診,身體的物理檢查,以及所有的檢驗ˋX光檢查,一切都完全正常.

醫科同班同學的孩子,確定發生過三例嬰兒猝死症

我於1982年底,進入台北空軍總醫院服務,也申請到醫師宿舍,與一些同事ˋ同學為鄰居.醫師宿舍主要是為了我們就近工作方便而設立的,所以距離醫院病房與急診室,都只有短短的兩ˋ三百公尺距離.有一位內科的同班同學,半夜發現兒子嬰兒猝死症,緊急把兒子抱往急診室急救,居然搶救不及,痛失愛子.

同學會中,一位服務南部醫院的同學告訴我,他的兒子,也是在半歲多的時候,嬰兒猝死走的.這樣說起來,我們醫科同班同學一百多人當中,居然就有高達三位同學,曾經遇見這種危險,而且僅有我的兒子,幸運獲救,這種疾病的發生機率,不可謂不高!

如果我不是醫師,如果我當天值班不在家睡覺,如果我當時在家,卻因為睡著了,而未察覺出事,情況會是如何?就算是一切都順利,而我手邊沒有可以供注射的急救用藥,那不也是枉然?

這一切的過程,雖然是好心所換回的好報,我還是衷心的感謝上帝的眷顧!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