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醫師靠聽筒診斷出肺結核

肺結核可以靠聽診來診斷嗎?

雖然過了廿幾個年頭,醫學院學習的過程,以及在醫院實習ˋ當住院醫師所經過的點點滴滴,彷彿仍在眼前。

猶記得在醫學院四年級的時候,剛剛開始接觸臨床診斷的課程,一切都很新鮮。臨床診斷學中,有所謂望、聞、問、切、四大秘訣。所有的診斷方式,都可以由師長示範驗證,唯獨有關聽診技術的示範,則是相當困難的過程,尤其是身為醫學生,不可能隨時身邊就有各種患者,讓老師們親自示範檢查步驟,再讓我們練習。

很快的,進入六年級的實習課程,我們必須住在醫院裡,每天接觸臨床的工作。在學校學習的知識,馬上就要開始再患者身上實習,而我自問,對於聽診方面,卻仍然是個門外漢,該怎麼辦呢?

還記得是在唸大三的時候,看了一部外國影片”修女傳”,影片中女主角愛心助人,照顧結核病患者,最後卻不幸染上了肺結核。感染這個疾病後,雖然有症狀,修女卻並不確定是否患病,後來是由醫師以聽診器聽診,才確定診斷以聽診來診斷患者感染了肺結核,對當時的我來說,是非常震撼的事情

臨床診斷學課本中告訴我們,有肺結核的患者,在聽診的時候,可以聽見類似”摩擦頭髮”的聲音,但是幾乎每一位醫學生,都未曾有親自聽診的經驗。其他例如”乾鑼音”,”濕鑼音”等,更是只能憑著不真實的想像來學習。到底該如何學習聽診呢?這件事情一直困擾著我。

真正接觸患者,開始跟著學長們學習後,我突然想到,既然沒有可能讓師長們挑選不同的患者,讓我練習聽診技巧,那麼何不做地毯式的練習,先了解正常人的聽診聲音呢

我決定的方法式,利用在急診室實習的方便性,只要經過我的毎一位急診病患,我都先仔仔細細的將胸部聽診一遍,然後開單子去照胸部X光,等片子回來,我再對照X光片,驗證我聽診中的不同發現

一個月下來證實,這樣地毯式的學習,確實是讓我學到了非常豐富的經驗。想想看,那些最早撰寫臨床診斷學教科書的前輩醫師們,當初是如何學到這些本領的呢?不正就是我現在的這種學習方法嗎?

與其間接的,讀了書本上的知識,再於患者身上練習印證,不如直接先聽診每個患者的胸部。當然,除非肺部本身有問題,絕大多數患者的肺部,都聽不出什麼異常,但是就算是肺部完全正常的患者,聽多了之後,不也就就讓我明白,什麼是”正常”嗎?了解了”正常”狀況,才有能力知道什麼是”異常”,不是嗎?


有一天晚上,急診室來了一位抱著肚子一直叫疼的壯年男性。

您有什麼問題嗎?”我問他。

我是膽結石發作,麻煩你趕快幫我打止痛針”患者說。

我先聽診再說”我說。

 

一聽之下,很意外的,居然在他的右肺尖,聽到了像是用手指捻頭髮的聲音,這是我生平地一次用聽診器,聽見這種聲音。

你有肺結核?”很興奮的,我脫口而出的問他。

哪有這回事情?我沒有這個病!”病人激動的否認。

照好了胸部X光片,果然在右肺尖有鈣化點,並且有空洞。我在胸部X光片上,將病灶指患者看,到了這個時候,他也就不再否認這個事實。原來他早就知道自己感染了肺結核,但是因為這是傳染性疾病,所以他處處隱瞞,不希望周遭的人另眼相待。

從患者的X光片,以及患者親口承認換了肺結核這件事時,我終於第一次,以一位實習醫師的身分,光憑著一付聽筒,就診斷了肺結核的患者!當天晚上,居然輾轉難眠,興奮不已.

這次事件,讓我實實在在的學習到了醫學上”學以致用”的道理,可以說是奠定我將來在醫學領域中,學習態度的基石。

就我目前所專注的美容手術來說,不也存在一樣的道理嗎?平時就要多了解人體各種”正常”的狀況,正常的數值,例如眼睛、鼻子、五官及身體的各種正常比例,外觀美麗患者五官比例與各種角度,與一般人之間的差異等等,不也正是最確實的的學習方式嗎?

告訴老婆我的這種看法之後,意外獲得的一張證書,就是可以明目張膽的,在老婆面前瞪大眼睛ˋ欣賞美女們,老婆戲稱說,我是領有執照,觀賞美女的整形外科醫師--的確,多多瀏覽美女,除了賞心悅目之外,對於我的整形手術素養,也是狀況模擬呢!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