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屁股中廿年的玻璃片

今天e mail信件箱中,收到了Medscape寄來的臨床診斷案例中,有位婦女於車禍受傷兩週後,在後臀區突然冒出一個大腫塊,電腦斷層才發現,原來是車禍受傷之後形成的"內部撕裂傷",造成了800c.c.的血腫。

看了這則報告,令我想起來,發生在約莫是1987年間的事情:

有一位中年婦女,到整形外科看診,主訴是在臀部觸摸到硬塊。臨床檢查發現,臀部的下方,接觸座椅方向,深部的皮下,可以觸摸到堅硬的突起物。以形狀來說,堅硬的程度,像是骨頭一般,而形狀則是極為規則的外形,感覺像是一片板子。然而根據這位患者的描述,最近洗澡的時候,才發現這個硬塊,以前從未發現過這個問題。

"請問妳的這個部位,以前曾經受過傷或開過刀,有東西刺進去過嗎?" 我問她。

"絕對沒有" 她回答說 "我很確定,以前這兒沒開過刀,也沒有受過傷!!"她斬釘截鐵的說。

手術當天,一切安排妥當,上好局部麻最後,我先嘗試以很小的傷口,進入臀部硬物的上端,然後以止血鉗剝離組織,終於面對開獎的瞬間了---答案居然是一片玻璃!

仔細的將剝離保護好,完整的取出來一量,哇!居然是一片約為16 X  12  X 9 公分大小的透明玻璃片!再三的詢問患者,她才想起來,告訴我說:大約廿年之前,曾經跌倒在在鋁門窗上過,當時並未發現任何受傷的跡象,回去一切照常,並沒有疼痛的現象發生過,所以沒有把臀內異物的這件事情,與那次的受傷,聯想在一起。

手術過程順利,患者於手術五天後回診拆線,幸運的,並未產生任何的感染或不適現象,恢復過程良好。

從這個故事中,我領會到了幾件事情:

1.手術前的診斷,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是正確治療的金科玉律。

2.原來快速進行,植入這麼大物件,是有可能完全無痛苦的!上回受傷,植入諾大的一塊玻璃,卻甚至連疤痕,都幾乎看不見。用心體會這個過程,必然能夠做到,不但手術疤痕不明顯,而且有可能將手術中患者的疼痛,減少至最小的程度。

3.局部麻醉技巧,除了大大的減少手術的風險之外,手術中與患者的無障礙溝通,是全身麻醉完全無法取代的優點。想想看,如果這位患者的手術進行,是採用全身麻醉,那麼等甦醒過來的時候,我們告訴她,從臀部取出了那麼大的一片玻璃,患者是否惠有所懷疑呢?

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