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留學期間成功顯微手術報導

1989年出國進修之前,我就已經累積了15例成功的斷指重接案例.其實當時我所服務的空軍總醫院,編制遠比不上醫學中心那麼大,但是拜週圍松山菸廠,南港輪胎,202兵工廠等大型工廠之賜,各種壓砸傷幾乎每日不斷.送來空總成功完成斷指重接以後,再有工傷案例,第一個念頭就是將患者就近往空總送,這樣的機會,不但造就了我的武功,也使我留學期間,在機會來臨的時候,能夠有能力完成極為艱難的顯微重建手術,並且獲得當地最暢銷報紙The Argus大篇幅報導,回想起來,算是我人生當中,值得驕傲的事蹟.留學兩年期間,向國家支領全額公費,也算是沒有愧對國家的栽培.       

開普敦大學附屬醫院的人力物力,都極為豐沛.這項成功的顯微手術,就在外傷中心Trauma Unit中的開刀房中完成.張國華醫師是當天的值班Registrar,負責主持這個手術之外,還有外傷中心Registrar,住院醫師,麻醉醫師與麻醉護士,手術室刷手護士與流動護士等,全體人員一致努力,來完成這項手術.

我們都知道,斷指重接是困難的手術,因為手指動脈與靜脈的口徑,約僅只有1mm大小.當天蘿娜小姐臉部撕裂下來的皮瓣之中,所能夠找到的血管口徑,僅只有手指動脈的三分之ㄧ大小,可說是極為艱難的任務.

當我們把血管接通,縫回臉頰上的皮瓣,突然呈現出蓬勃的粉紅色的時候,在場的全體醫護人員,突然爆出一陣歡呼-我們成功了!這是整個工作小組甜美的成功經驗!                                                                                       

有關我完成顯微重建手術的報導,是在1989年8月11日,在此之前的ㄧ個月之中,台灣人的名聲,正在被南非的不肖商人醜化中.原因為何?原來開普敦港到處都是海豹,據說每頭海豹每天必需消耗超過廿公斤漁類果腹,才得以生存.偏偏海豹繁殖又是十分迅速,所以政府聘請私人公司,每年打死6000頭海豹,叫做seal clubbing,以求得海洋生態的有利平衡.

由於seal clubbing是屬於消耗人力物力的服務性工作,所以由數家私人企業競標,最近一年度得標得當地公司,以每殺死一頭海豹,向政府請領南非幣6元得標.不幸台灣攪局者出現了!居然有台灣商人以免費服務撲殺海豹得標了!這一下子,原先競標的南非廠商開始造謠,說台灣人為了製造春藥,殺死當地海豹圖利.於是群眾遊行,聚集於台灣領事館前抗議,媒體提到台灣人,以Die-Wan相稱,原先相安無事的台灣僑民,也開始感受到威脅.

報紙報導我這一位台灣醫師,在值班時成功的完成極為艱鉅的面部重建手術後,對於上述的民間抗爭行為,竟然產生了相當微妙的化解作用.醫院中許多不認識的醫護人員,見面時都會主動的向我打招呼,說聲恭喜;好多位華僑都打電話到醫院找我致謝,說我改善了這些不友善的氣氛,讓我感受到極大的安慰與前所未有的成就感,也因此結識了好多位僑胞,日後更受到他們許多的協助,至今回想起來,仍然感謝萬分.

 

 

回應

這是我以前接受的一位右手中指與無名指壓傷後的患者,中指已經完全失去指甲結構,無名指則是甲床破壞.我所決定的手術方法:甲床移植重建無名指指尖後,顯微移植部分大腳趾來重建中指指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