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嘴角與臉頰癴縮疤痕,現在擔任名主播

幾年來,常常在電視新聞中,聽到一個熟悉的名字,我與老婆的腦海中,都會閃過一位美麗少女的倩影--會是她嗎?

1991年,我剛從國外留學兩年歸國,為了提升國人對於整形外科的認知,於是接受了國內四大報紙: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以及民生報的邀稿,每個星期都寫一些整形外科有關的專欄.由於一般社會大眾,對於疤痕照顧方面,普遍的欠缺常識,所以關於疤痕縫合,術後照顧,以及預防疤痕增生方面,我站在一位整形外科專科醫師的立場,仔細的逐一介紹,也因此而吸引了不少疑難雜症,前往我的門診諮商.

如果我沒有記錯,她那時還正在就讀景美女中.第一次見面,是由她的父親領著前來門診.原來她小時候調皮,遊戲中不小心撞向了插滿著香的香爐邊緣,嘴角馬上裂開,痊癒之後形成了兩道長長的難看疤痕.

本來小女孩的爸爸不以為意,沒想到隨著身體的成長,小女孩兩側嘴角的疤痕,不但未見好轉,而且兩側的口角開始癴縮,正面看起來,好像是兩道八字鬍,成為同學之間的笑柄,嘴巴也因為疤痕收縮,而形成了好小的嘴吧.到了這個時候,她的父親才開始著急,前來就診.

向小女孩父親解釋手術的計畫時,剛考進景美女中就讀的她,面帶羞澀,不太敢說話.手術進行嘴角擴大整形術,加上兩頰疤痕的Z-整形術後,疤痕才獲得到緩解.

每次爸爸帶著她回診,小女孩似乎都只能默默的聽著,而不曾表達過意見.我要求她父親,一定必須保持在巴痕上貼透氣紙膠帶,她的父親也努力配合.

隨著一次次的回診,沒有注意到甚麼時候開始,就不再見到這對父女的身影.

十餘年後,收視電視台駐中國大陸記者報導當地新聞時,常常聽到一個耳熟的名字,老婆大人也認為,有可能就是這一位香爐受傷的女孩,但是沒有機會近看她本人.

等著等著,終於有機會見到她的特寫鏡頭,18個年頭,沒有在她的臉上留下太多的風霜,但是畢竟也已從一位少女,轉變為成熟的女性.看到她播報新聞侃侃而談,完全無法想像出,她當初就讀中學時候,羞澀的模樣.

將電視定格以後,仔細觀察她的臉頰,很難察覺到昔日的疤痕,觀察她的眼神,才豁然的發現,這不正是18年前一模一樣的一對眼睛嗎?只是當時害羞,又驚又怕的眼神,現在竟然是如此的成熟與穩定,已經是新聞主播了呢!

整形外科技術日新月異,是現代造福人類最有效的武器之一,如果沒有現代整形科技,一位口角疤痕癴縮的小女生,如何能夠坐上主播檯?或許她早已記不得為她整形醫師的姓名,但是身為幫助她手術整形的整形外科醫師,我引以為榮,也樂意這件事情,成為我們彼此心目中永遠的秘密!